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乔一帆生贺——王乔24小时-17:00篇】不如歸去

太久沒寫同人,OOC嚴重,請自行斟酌閱讀……

-

  一切終究會步入歷史。

  喬一帆的職業選手生涯,在他二十三歲那年,由他自己親自畫上了句號。

  不論是資深的前輩,抑或尚顯生澀的後輩;一同打拼至今的隊友,抑或可敬的勁敵,在聽聞他的決定後,免不了一時的驚詫。

  他在記者會上一如往常微笑著,輕描淡寫地說道:因為找到了更高遠的目標。

  喬一帆沒有受過職業傷害。他的能力應用十分優秀,甚至沒有因年齡增長而使戰力逐漸衰退的傾向。在經歷無數次賽場上的磨煉後,他也早成了諸多職業選手公認的好對手。

  即使從一個不起眼的後輩,成為了菜鳥們口中令人尊敬的「前輩」,他從小養成的良好禮儀仍沒有隨...

不笑子

原創、負能量
手機排版、歡迎捉蟲
(註1:中間有視角轉換,如有不解歡迎詢問)
(註2:「永遠永遠不要對人絕望」一句出自 王鼎鈞)

                 0.

  我有一個朋友,他叫不笑子。
  嚴格來說,不笑子是我替他取的綽號;嚴格來說,他不算是我的朋友。
  我記得開學第一天,班上不論是生面孔還是熟面孔,大家都忙著認識新同學,或者到隔壁班和以前同班過的同學們「敘舊」。惟獨一個人,獨自坐在座位上,杵著頭,靜靜地望著窗外。
  「嗨!」
  我站在門口,望著坐在角落的不笑子,猶豫了會兒後決定上前和他搭話。
  他看了我一眼,無聲地點了點頭,又轉回去看窗外風景。
  「你怎麼不去和新同學聊...

  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樣提早十分鐘走去火車站,等候駛向洋行的車次。  我手裡提著公事包,身上的大衣裹得緊緊的。秋冬之際的早晨總是如此寒涼。
  我坐在彌漫著蒸汽火車濃濃灰煙的月臺旁的陳舊木板長椅上,望著熙來攘往趕著上車的人們。其中遠處兩人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我好奇地瞧著他們,發現那是兩位男士。
  其中一位正探出車窗外和站在車廂旁的男子交談著,眼底盡是滿滿的不捨與哀愁,另一位斜背對著我,我看不清他面容上的神情,但想必也滿溢著悲傷。
  車窗外的男士伸出手,摘下手上的手套,輕輕撫著面前人的臉頰。對方含在眼眶中的淚水瞬間潰堤,他以白皙頎長的手指撫過他的眼角,替他擦拭淚水。
  那雙手真好看。我忍不住捏緊了...

充电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叶修最近拿着手机下载了一个新的应用程式——虽然他自己都认为那没什么实用性可言,不过玩得开心就好嘛,管他呢。

据说那程式会在手机电量过低时提醒充电,并且会将充电时的锁屏自动更换为自己喜爱的——当然可以自行设定,不过整体而言这应用程式的实用性还是相当低,但身为游戏宅又嫌手机麻烦的叶修竟挺爱用这款应用程式。

于是某个秋高气爽、风高霜洁的夜晚,黄少天正拿着叶修的手机在那儿戳戳戳,而叶修正好洗澡去了,反正手机里也没啥怕他看的。

黄少天玩得太过火,没注意到右上方电量条已经见底了,直到那应用程式自动跳了条充电提醒,他才急急忙忙从叶修的...

当剑圣失误时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OOC严重,灵感源自昨日得知全职即将动画化的消息后,和友人的瞎扯

『老叶我们来PKPKPKPKPKPKPKPK!!』

几近每晚都会收到的QQ信息,叶修总在看到写着「黄少天」三字的聊天视窗弹出后,在内心无奈地叹口气,刷了帐号卡,登入他的一叶之秋。

屡战屡败,这小子怎么又这么爱来找虐?

起初叶修总抱着如此轻蔑的心态接受黄少天的挑战,然而随着他的日渐成长,在得到「剑圣」的封号后,叶修也逐渐看重起每一次的决斗,甚至是录下战斗场面,仔仔细细地研究如何对付这总是精力旺盛,又异常吵闹的小伙子。

——你会不知道这把利刃,何时会击溃战矛...

绛雪(下)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叶黄深夜60分 周大题〔厮守〕
架空,OOC严重,请自带避雷针
写完后觉得除了最后那一句,其他根本和厮守沾不上边儿……心有余力不足啊,唉。
@叶黄深夜60分

(上)   (中)

/05

「叶……哎?唔,一叶哥!」

清亮的女声自山坡上传来,让叶修和哭肿了双眼的黄少天不约而同抬起头来。

顶着一头飘逸的褐发,裹着厚实大衣,手持偌大手炮的苏沐橙的身影渐渐自白雪覆盖的坡道后方显现。

「呦,辛苦了,来了吗?」

苏沐橙严肃地点了点头,叶修应声后将身上的毛毯取下,覆于黄少天头上,拾...

围巾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睡前的胡言乱语
@叶黄深夜60分

叶修第一次收到他人亲手织给自己的围巾,是在兴欣战队成立后的那年冬天。

而且那还是他的劲敌兼好友——蓝雨的王牌,黄少天——赠予的。

那条鹅黄色的围巾耀眼,却不刺眼,如同蓝雨那把闪烁着寒光的利刃,那看了总叫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笑靥。

围巾的制作手法十分粗糙,不得不承认这条围巾并没有尽到它身为「围巾」应尽的责任——御寒。

大小不一的空洞穿梭于鹅黄的布料上,实在不足以抵挡大城市的严冬。

但叶修仍在每年冬天时将它自衣柜深处翻出,围了一整个冬季。

后来,世邀赛结束,叶修退役后几年,黄少天也宣布了退...

绛雪(中)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架空,OOC

相较于 上一章 而言,真的短很多23333

/03

冰雨的寒光划破蔚蓝的夏空,最后的敌人应声倒下。

剑客的动作止于空中半晌,数分钟后他才缓缓放下举着利刃的手,喘息着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景象。

周围的金黄色向日葵仿佛庆祝他们的胜利般,随风摇曳着,与场上的狼藉形成了强烈对比。

剑客转过身子,嘴角慢慢浮现起一抹笑容。

「赢了,我们赢了!」

剑客身后的人也勾起嘴角,一同与他分享喜悦。

然而,那人却在剑客冲上前准备给他一个拥抱时,坠于褐色的土地上。

当一切归于宁静前...

绛雪(上)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叶黄深夜60分 周大题〔保暖计划〕
架空、OOC
虽说是保暖计划但似乎还扯不上保暖的边儿……
@叶黄深夜60分 

/01

叶修是在那寒冷的雪地里发现他的。

那人瑟缩着身子,靠着粗糙的枝干一动也不动。白雪如滴水穿石般,以极为缓慢却不停歇的速度将他覆于冷冽中。

叶修看着毫无动静的人,原以为他早回天乏术了,毕竟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下,除了早已习惯这恶劣天气的当地居民外,没有人能在这高峻的山脉内活过一天。

纵使如此,叶修仍提着战矛,小心翼翼地接近蜷缩在树下的人儿。他蹲下身子,谨慎地拨开那人覆于白雪下的...

你怎么可能懂身为职业宅男的痛!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让弟弟出来给个神助攻,虽然相较沐沐而言稍微逊色了点。
CP感薄弱的题文不符胡言乱语系列,请斟酌食用。

网路线在某天夜里被狂风骤雨给吹断了,结束维修的日子不知何时才会到来。

黄少天无所事事地在床上翻滚,来回滚了一圈后,抓起手机点开浏览器……

依然无动于衷。

重覆了好几次这样的动作,黄少天放弃似地整张脸陷入了枕头中,一动也不动,宛如一条缺水已久的鱼儿。

不一会儿,身旁的手机倏地响起,他吓得自床上跳起,迅速瞥了眼那串号码,反射性地抓了手机按下接听,往耳边凑。

「喂喂喂干么啊没网路就知道要打电话了吗,啧啧手机最初始的作用竟然...

【百日喻王-85】花葬影

全职高手   喻文州×王杰希
吸血鬼与各种神兽paro(??
本作最佳男严重OOC奖:喻○州
恭喜喻○州首次荣获最佳OOC!

我曾选择相信人性,人性本善。
然而「贪婪」却告诉我,这个抉择是错误的。

.

「为什么又让他跑了!你们明知那家伙是破坏平衡的最大祸害!去把他给我抓回来!」

韩文清怒斥的声音在宽敞的办公室内回荡,两名颤栗的下属低着头站在他深褐色的木质办公桌前。韩文清每吼一句,两人就打颤一下。在韩文清赶了他们出去后,两人吓得连滚带爬奔出了办公室。

「哎呦,老韩吼人还是一样恐怖。」张佳乐和林敬言站在廊道转角处,看着慌慌张张奔过木头走廊的...

剑圣的不为人知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刚刚排版乱了,整理了一下重发
咱们自个儿低调点
繁体中文注意
老样子,如果出了状况请主动私信我吧TTTT
嗷这个假日要去注册一个不老歌作为以防万一啊TTTT
汤不热开不了就找子博!子博打不开的话……真的非常想看这锅菜渣,就来私信我吧!!
平底锅中捞菜渣

男神男神男神嗷(IWantMarryWangJieXi)

 @叶黄深夜60分 

剑圣的冬季H市行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据叶修说,冬季的H市,

超级冷。

黄少天望着叶修的短信,又望了望他平时在冬季G市穿的风衣外套,忍不住再往行李箱内塞了件几乎很少穿的厚毛衣。

嗯,这样应该就可以了,黄少天飞快地在QQ上和叶修的聊天视窗中敲上几个字,退出程式,锁上屏幕,攥着口袋里的机票和护照,兴高采烈地前往机场。

.

叶修裹着件厚重的羽绒外套,面无表情地看着套件毛衣和风衣,仍冷得瑟瑟发抖的黄少天。

「不是早跟你说了H市冬天很冷吗?」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解下了脖子上的围巾。

「我哪知会冷成这个样子啊!咱G市那里冬天裹件风衣和毛衣,出门就万事OK了,你们这儿...

惊吓指数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黄少天最近心血来潮,突然有点想看看那个总是满脸嘲讽的叶修,受到惊吓的表情。

他试了好几种方式,比如在叶修打荣耀时突然从他背后大叫、在叶修刚睡醒,从浴室内盥洗完毕出来时,突然从门后跳出来吓他,甚至长时间保持沉默,这些他都试过了。对于前两者情况,叶修依然满脸嘲讽地笑说少天大大你都几岁了还玩这种游戏啊?幼稚不幼稚?而面对最后一种情况,叶修竟满脸担忧地问黄少天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令黄少天气得牙痒痒的。

黄少天现在正靠在床头,百度着各种吓人方式,在代入叶修的情况后一一被他否决掉了。

这人难道只会做些出其不意的事,吓得人往他身上积...

我想吃了你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今天依然是个「叶修永无止尽地打荣耀、永无止尽地抢野图、永无止尽地拉仇恨」的一天。

黄少天抱着枕头,盘腿坐在床铺上,看着他专注的侧脸,顿时心生五味杂陈的感觉。

如果无视掉叶修正在和他们蓝溪阁抢Boss这个画面,他真的会打从心底觉得叶修专注的模样其实挺好看。

而此时的叶修倒是一心二用,他一边纳闷着为何黄少天就坐在他身后的床铺上看着他抢蓝溪阁的野图,竟没有朝他耳边嘶吼咆哮,而是反常地安安静静看着自己抢Boss?

——这家伙在打什么主意?

叶修一边思索着,一边给予那七十级的Boss最后一击,Boss终于倒下,兴欣公会成功在这...

话痨与衬衫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作者起名癌末期了(艸

黄少天有赖床的习惯,和一点点的起床气。

只要他在睡眠中被外力吵醒时,他会反常地非常安静,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

然后倒回去继续睡。

而第二次再把他挖起来时,他是真的会炸毛。

在黄少天睡得迷糊又被挖起来时,他是不会注意到自己究竟在这惺忪的时段里干了什么蠢事。

曾经有一次叶修把他挖起来去吃午餐,黄少天在盥洗时一头栽进了洗水槽内,外头的叶修拼命忍着笑意拍下这经典的一幕,把黄少天的头从水槽内拉出来后,替他刷好牙洗好脸了。

而更换衣服的部分,叶修不是非常清楚黄少天在穿着上的品味,于是也就没有特别干涉。...

双人枕头与你的臂弯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黄少天的睡姿非常差。

而且变化非常大。

叶修在屡次被黄少天踹下双人床后,下定决心要把这张双人床以同等价格换成两张单人床。

然而每晚黄少天却总会习惯性地钻去叶修床铺上睡。若那天叶修比黄少天晚睡的话,确实是有比较大的机率能逃过在睡眠中被折磨到醒的劫难,但退役后黄少天开始提倡「健康的退役生活」,每天最晚十二点要上床睡觉,而且要睡满八小时。

叶修当然有反抗过,然而若每天在自己抢Boss抢得正尽兴时,有个人一边开着嘴炮一边拿电源线威胁你,你还敢不乖乖听他的话吗?

于是叶修改在盥洗上尽量将时间拖长一些,而这点自然又是被黄少天给轻...

Heavenly Blue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吸血鬼Paro注意

叶修是个吸血鬼,同时也是个吸血鬼猎人。
他杀害同类与人类的手段凶残无比,在吸血鬼族群中是数一数二的王者,在人类的族群中被视为数百年来最大的祸根。
然而,王者终究会有殒落的一天。
一名人类拯救了他,改变了他,告诉他生命的珍贵,化解了他长期冰冻于杀戮之中,那颗冷冽的心。

.

黄少天怀里抱着今晚的晚餐和面包,独自一人哼着小调,行走在黄昏的街道上。
突然,一道黑影倏地从他面前闪过,钻进了街道对面的小巷弄内。黄少天先是一愣,呆呆地看着黑影闪过的方向,尔后又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走进巷子中。...

你?我的。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老、老叶你要干么啊放开我……唔……」
 嘉世对蓝雨的比赛过后,叶修拉着黄少天跷掉记者会,拉着他一路来到主场外的小巷弄内,二话不说直截将人压在砖墙上,狂乱吻着。
 黄少天这是第一次被叶修这样压着吻,应该说这是他第一次和叶修接吻——也就是说叶修抢走了他的初吻。
 黄少天觉得很莫名其妙,叶修除了一开始的「黄少天,过来」以外,一路上都没和他说任何一句话,连他在身后闹腾拿文字泡轰炸他也不管,一路拉着他到小巷中,二话不说直接咬。
 「唔、嗯……老叶、你够了!」
 黄少天伸手使劲推着整个人...

【百日叶喻Day.82】镜花水月

全职高手 叶修×喻文州
半生不熟的民国paro中掺杂着些许科幻的诡异架空设定
略长渣文笔
OOC严重!!!
外链注意喔呵呵

叶修松了松挂在胸前的领带,随意拎着黑漆的西装外套,漫不经心地走在宽广的大街上。
来来往往的拉车扬起阵阵尘土,叶修稍稍抬手挥了下飞到自己眼前的尘埃,在街口停了下来,左右张望确认通行无碍后,往对面一间名叫「赫阳楼」的茶馆小跑过去。
赫阳楼西式前卫的装潢不同于与它并排的其余复古茶馆,进进出出的客人们大多西装笔挺,看一眼就知那些人不是口袋颇深的富商,就是富商家的少爷们。
茶楼内的服务员大多以女性为主。她们穿着华丽的旗袍,脸上涂抹着浓厚的脂粉,贴身的衣物衬托着她...

Day.25

「江。」
周泽楷紧紧拉着江波涛的手,深情款款地望着他。
「小周,放手。」江波涛沉痛地别过脸,不忍心看着周泽楷。
「别走。」周泽楷收了收手,想将江波涛往自己怀里送,却有另一股来自江波涛那方向的拉力阻止了自己。
「小周,我会回来的,你放心吧。」
江波涛扭头投以一个微笑,想让周泽楷别那么牵挂着他。
一旁的方明华板着脸环胸,像是终于看不下去了似的,深深叹了口气,冷冷的说道:「周泽楷,放手,你家江波涛只是去一趟经理室商谈轮回的未来发展而已,又不是去参加第三次世界大战。」
站在方明华旁边的孙翔鄙夷附和道:「上演什么午间剧场二人转呢,真是。」
只见江波涛和周泽楷两人正用名画《创世纪》的姿势,含情脉脉地注视着...

Day.24

江波涛正坐在电脑桌前赶着报告时,寝室内突然响起「啪」的一声,紧接着整间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然后,江波涛的尖叫声在寝室内传了开来。
孙翔正打算拿着他的臭袜子去堵江波涛的嘴时,被周泽楷一道犀利的眼神给遏止了,吓得缩回了他的下舖。
结果不等孙翔行动,方明华马上一手拎着他室友的袜子,一手拿着他的手机照明,从隔壁冲进轮回组寝室内大喊:「我特么刚刚才搞定一个做报告没存档的,现在又是谁在哭喊着找娘的给我出来!!吵死了!!」
周泽楷爆了个手速,在江波涛嘴里塞两颗他最爱的酸梅,让杜明去打发掉方明华,轮回组寝室这才归于宁静。
「现在好啦,停电了我们该怎么办?」孙翔开启他的手机照明功能,放在他的下颚下方。
「翔翔,...

Day.23

「江、江……」
江波涛迷糊之中似乎听见了谁在喊着自己,那声音柔柔的,不是很低沉,也没有很高亢,算是很中性、很刚好的声调,听起来舒舒服服的。大概是因为自己意识尚不清晰的缘故,江波涛觉得那声音忽远忽近的,一下子近在耳畔,一下子又远在天边。声音的主人见自己似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呼唤着江波涛的声音多了份急躁。接着,江波涛就觉得自己的身子似乎翻转了一圈,尔后开始下坠——
「嘶——疼疼疼……」江波涛从沙发上摔了下来,迷迷糊糊地揉着自己发疼的脑袋。
「江。」周泽楷蹲下身子,瞳孔中带了点急躁和担忧。
「小周早,怎么了?」缓过身子,江波涛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原来是在宿舍的房间里。
「迟到了。」周泽楷指了指墙上...

Day.22

方明华捧着马克杯,经过墙上的月历,瞄了眼日期,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不安好心的笑容。
一推开休息室的门,就见杜明、吴启、吕泊远和孙翔四人围着一张小茶几滑手机;江波涛缩在沙发上周泽楷的怀里翻看着杂志,而周泽楷——似乎原本也在和江波涛一起看,但看着看着就打起盹来了。
方明华笑着走向围桌四人,拍了拍杜明的肩膀,说:「嘿小明,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杜明拉下了手机上方的通知栏,迅速瞄了眼日期,若无其事地答道:「七月七日啊。」
然后方明华沉默了三秒,三秒钟后杜明依然没有任何改变,继续滑着他的微博。
方明华察觉不对劲,平日应该会在听见这个日期后洒泪猛滑唐柔微博的杜明今天竟然异常冷静?他不放弃,又问了孙翔:「翔...

Day.21

今天是王杰希生日,许多粉丝和职业选手们纷纷到他的微博去祝福他生日快乐。
基本上每个人的祝贺语几乎都是「微草爸爸生日快乐!」、「大眼儿生日快乐,祝你的大眼教信徒愈来愈多」(这毫无疑问出自叶修之手)等,除了两个人例外。
轮回的周泽楷和江波涛。
他们两人在同时间各发了一张照片到微博,并且标注了王杰希:周泽楷的是他拿着一张大海报,上面写着「居家必备」;而江波涛那张则是他自己也拿着一张写着「旅行必携」的大纸。
如果把两张合并成一张看,会发现并作一张的大字报最下方有一行非常小的字:微草王杰希生日快乐。
再仔细看,会发现周泽楷拍照时只用一只手握着他那张大海报,另一只手似乎搭在谁的腰际上。
过了几分钟后,就会...

Day.20

杜明其实最讨厌周末。
因为不用穿校服。
然后他就会看到闪瞎单身狗们的小情侣,捧着书本假装在谈论课业,实则谈论待会儿去哪约会。
再不然,就算两人没互动也能闪瞎单身狗一族。
情侣装是很可怕的。
杜明无奈地揉着太阳穴,无奈地捧着手机,无奈地刷着他的唐柔女神的微博,无奈地偶尔转过头去看看坐在他旁边盯着人来人往的校园,喊着「嘿这个不错,给她7分」、「哇这个正哦,8分」的另外三只单身狗,无奈地沉重叹气。
「小明你憋这么难过嘛,难得的周末就好好享受享受这风光明媚的早晨呗。」吕泊远拍了拍缩在角落的杜明,在心里为他只能默默刷女神微博点根蜡。
「话说周泽楷和江波涛咧?怎么早上就没看到他们了?」孙翔问道。
「他们约...

Day.19

「嘿。」
方明华阖上笔记本,伸了个懒腰,起身准备去寝室外走廊上的饮水机倒水时,恰好碰见了正在整理衣柜的杜明。
他看着杜明的动作,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唤了杜明一声。
「嗯?」杜明头也没抬地应声。
「小明你周六晚上还是周日早上回家啊?」方明华问道。
杜明听闻,转过头一脸「这你都不知道?哥为你感到悲哀啊」地看着方明华,愣了一秒后仔细一看发现眼前那人竟不是自己最初以为的吴启或是吕泊远、孙翔,而是方明华,连忙换了个赔罪的姿势,给被杜明鄙视了一秒,正笑得人畜无害的太后下跪。
「娘娘,小的周六晚上返家。」杜明一边保持着跪扑的姿势,一边回答方明华最初的问题。
「哦,小江你呢?」
方明华看杜小明给自己下跪道歉...

Day.18

「卧槽停水啦!!」
下午课程结束,轮回组众人正个个高贵地挺胸盘腿围坐在寝室中央的木质小茶几前,模仿中古时期那些王室贵族们细细品尝着方明华冲泡的红茶时,一声尖叫从走廊头传到寝室门口。
江波涛被这声尖叫吓得刚入口的红茶都喷了出来,烫得拼命伸舌,像只狗儿似的,完全没了方才那高雅的气场。周泽楷见状,立马从桌上抽几张纸巾,往江波涛嘴上糊过去;而江波涛对面的杜明,在发现江波涛不对劲后,突然技能点爆发,左躲右闪,轻轻松松闪过了江波涛喷出的红茶。
甭怀疑,坐在杜明左右的吴启和吕泊远自是看傻了他这个隐藏技能。
回到这个尖叫猛男的视角,孙翔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裸着上半身,露出结实的腹肌,冲进寝室内。
「……。」所...

Day.17

江波涛端着盛有饭碗的盘子走到周泽楷对面坐下,发现对方在忙着戳手机,连一粒米都还没动,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小周,别玩了赶紧吃饭。」江波涛顺势将他不爱吃的胡萝卜夹进周泽楷饭碗内。
周泽楷摇了摇头,紧张地加快了狂戳手机的双手。
江波涛察觉有些不对劲,起身绕到周泽楷后方,打算一探究竟。
只见周泽楷在刷微博,他的微博下方满满妹子们的「求梗!!」二字。
「……。」江波涛似是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
上次叶修生日时,周泽楷闲闲没事儿刷着微博小号,发现部分他关注的同人圈文绘手们纷纷热烈庆祝着叶神的生日。周泽楷看着看着,呆毛突然动了一下:他决定也来学学那些文手们,打一段生贺段子送给叶神。
没想到这么一发布,立刻...

Day.16

杜明和孙翔在拿到了改窄的制服裤后,兴奋地穿着它在寝室内上演二人转,转得让周泽楷和江波涛不忍直视。
隔天下课,两人沮丧地回到宿舍,沮丧地在吴启和吕泊远的床铺上耍废。两人共同散发的沮丧气场让江波涛无法再坐视不管,连忙上前关爱。
「裤子太窄被抓了,说是被要求明天中午不准吃午饭,去做劳动服务。」江波涛边忍着笑意边说道。
周泽楷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他的制服裤,又意味深长地将视角转回江波涛身上。
「放心,小周你被抓了我会帮你的。」江波涛微笑着轻拍周泽楷的肩。
而一边杜明和孙翔早已从颓废气场中复活,戴着墨镜改发射烧毁气场。

我关注的人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