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及影】觸及身影的剎那

※及川大王生日快樂噢噢哦!!!
※標題與內容無關

「及川前……」
「及川君辛苦了!今天也很帥氣呢!」「及川君,今天一起回家吧!」「及川君,我做了手工餅乾哦!」「及川君……」
少年默默地宁立在原地,看著那褐色身影的前輩被臉頰微微泛紅的可愛女孩們團團圍住,一個個提議著放學後的活動。
「抱歉,今天不行呢,今天要跟小岩去一個地方哦。啊,直到下星期為止好像都不行,真的非常抱歉吶。」「欸欸?好可惜……那我們約下次吧!」
送走了女孩們離開青葉城西的體育館,名為及川的褐髮男子收起了笑容,面有難色地轉過身,苦笑著對身後比自己矮小的後輩皺起眉頭:「說過多少次了,我不會教你發球技巧的,好了好了趕快收拾一下回家去吧,飛雄。」
少年愣了一下,抱著排球的雙手收得更緊,他鼓起勇氣朝著走向球網的及川喊道:「該做的我都做了,你到底還要我怎麼樣才肯教我?」

那次的提問一直沒有得到回覆。
影山飛雄坐在公園的木板凳上,一手托著水瓶,另一手以素色的運動毛巾擦拭著滴落的汗水。
原本只是一如往常地去晨跑,沒想到跑著跑著,竟逐漸地想起了初中時的往事。
或許是因為那個人的生日接近了吧。
待在北川第一排球隊時,那個總是面帶微笑的、比自己大了兩屆的學長。
除了某次意外,他從來沒看過那位學長有任何收起笑容,一臉嚴肅的模樣。
那次的意外,像是陰霾一般深深地刻在影山的內心,揮之不去。
升上初中三年級後,他才明白為何學長的打擊如此龐大。
他體會過了,何謂被換下場的痛苦。

-

「那個,你是排球部一年級的影山君?」
興奮地緊緊握著好不容易從合作社買回來的豪華套餐麵包組,一年級的小影山在回到教室的路程中被三年級的岩泉一叫住。
「呃、是的,你是……岩泉前輩?」
影山狐疑地望著眼前這個比他高大的前輩,有些怯懦的小聲詢問著。
「啊哈哈,沒想到我這個默默無聞的三年級竟然會被你記得。」
岩泉爽朗地大笑著,同時也感慨自己竟然會被剛入排球部沒多久的小後輩記得,多少有些感動。畢竟他總只能被掩沒在及川那耀眼、甚至刺眼的光輝後方。
「呃、默默無聞?岩泉前輩的扣球強而有力,很厲害啊!」
影山緊張地反駁岩泉的自嘲,而對方則被他逗趣的反應笑得闔不攏嘴。
「你這小傢伙真是太有趣了!啊對了,我有事要跟你說,跟我來一下。」

影山跟著岩泉來到了北川第一中學內屈指可數的大櫻花樹下。櫻花的盛開季節還未到來,所以無法看到壯麗的「櫻花雪」。當櫻花盛開,櫻花隨風散落在校園四處時,北川第一便會舉行一年一度、為期七天的「北一櫻祭」。
岩泉倚著粗大的櫻花樹幹,影山則是盤著腿坐在樹下的草皮上,仰望著身旁的前輩。
「如果我沒猜錯,你是不是很想接近主將,但不知道方法,是吧?」
他一邊把玩著制服的深色領帶,一邊對著身下的後輩丟出問題。
稚嫩的側臉迎著徐徐的微風,影山小聲地回應:「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主將是誰……」
他的聲音小得彷彿連自己都快聽不見,不巧卻隨著午後的暖風悄悄送入岩泉耳中。
「噗、噗哈哈哈真的假的!你加入排球部也快三個月了吧?竟然不知道我們的主將是誰!哈哈哈哈哈……」「前、前輩請你不要笑!我多少還是有猜測的!我、我我猜那個跳發球很厲害的學長就是主將!」
影山紅著臉面對岩泉,緊張地澄清方才的話語,岩泉卻彷彿沒聽到他的解釋般,笑得人仰馬翻。
「很不巧被你猜中了啊,那個傢伙叫及川徹,是一位優秀的二傳手。
你是想向他請教跳發球的技巧吧,不過他老是被女孩子們包圍。想接近他,難度挺高的。」
岩泉表示無奈地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一旁的影山則是睜著水汪汪的大眼仰望著岩泉,「那,前輩知道該怎麼做嗎?」
他低下頭俯視著盤腿坐在腳邊的後輩,皺了下眉頭後,乾咳了幾聲,若無其事地說道:「這星期是那渾蛋的生日。」

「『如果買個生日禮物送他的話,我想他會高興地直接答應你。』雖然岩泉前輩這麼說,不過我到底該買什麼送給及川前輩啊……?」
影山晃著裝有排球專用球鞋和隊服的球袋,身著北川第一的運動服,獨自一人走在喧鬧的商店街上,四處尋覓著有販售「禮物」的商家。
「……嗯?」
一瞥,裝飾精美的櫥窗中,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精緻手工布偶。其中一個手捧排球的米色招財貓,深深吸引了影山的目光。但是再往下一瞧,那招財貓的售價不是一個初中一年級生微薄的零用錢足以負擔的。影山微皺著眉,望著招財貓許久後,無奈離開了櫥窗前。
繼續往下走,一路上看到了琳琅滿目的商品,但除了那隻招財貓以外,沒有一樣能徹底吸引住影山的目光。他走遍了整條街,最後又折返回到稍早的櫥窗前,仔細瞧著那隻招財貓。突然他靈機一動,拿起口袋中的手機,趁店員不注意時,隔著櫥窗為那隻招財貓拍了張照。
滿意地露出了微笑後,影山奔至臨近的文具店,隨手抓了本號稱連嬰幼兒也看得懂的簡易手工書和些許製作手工藝品的材料,付了錢就興奮地一路狂奔回家。
「我會讓及川前輩願意教我發球的……!」

-

「嗯……?早安……?」
睜著惺忪的睡眼,影山翻個身,迷茫地拿起一旁書桌上的手機抵在耳旁,卻沒按下通話鍵,音量瞬間擴大好幾倍的清脆鈴聲嚇得他自床上跳起,連忙按下接聽。
「呀吼!小飛雄早安啊!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哦!要不要來我家玩呢?」
及川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回響著,影山糢糢糊糊地緩慢在腦中咀嚼他的話語,直到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哈?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影山瞥了一眼牆上的月曆,但因為剛睡醒的雙眼實在太過臃腫,以至於他什麼都沒看到,騷了騷凌亂的短髮後,將視線轉回前方,痴痴地望著空氣中某一點。
「小飛雄你是笨蛋嗎?如果早上十點以前沒到我家門口的話,我就把你初中時送我的那個很蠢很可笑但是看得出用心程度的東西扔出窗外讓大家看到哦……」「呃呃呃好啦!我現在馬上過去嘛!」
影山在聽到及川的威脅後,迅速截斷及川事情交代完畢後、那有些令人煩躁的胡言亂語(小飛雄大笨蛋大白痴諸如此類),匆匆忙忙盥洗完畢,套了件外出的短袖上衣和運動短褲,隨手抓了手機和錢包就慌忙衝出了家門。
雖然自家和及川家相隔不是太遠,但若以平日的步行的速度前進的話,最快也要二十分鐘才會到達目的地。影山管不著是否會被濕濕黏黏的汗水浸濕衣裳,他一路狂奔,最後僅花了將近八分鐘的時間就抵達了及川家。
在狂奔的路途中,他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及川前輩剛剛那煩人的電話威脅裡,是不是藏了一句稱讚的話語?

「啊呀呀,小飛雄你破紀錄了耶,上次跑過來是十分鐘,這次只花了八分鐘哦,看來晨跑訓練,效果好像還不錯嘛。」
影山彎下腰撐著膝蓋,在及川家門口粗喘著,而及川則是一臉悠哉地靠在門邊,看著手機的碼錶功能上顯示的數字,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大力的拍著影山的肩膀。
「咳、咳咳……還不是前輩說……要把那個丟出去……給大家看……不然我這麼賣、賣命幹麼……咳咳……」
及川蹲下身子,一連認真地看著影山,說道:「那個是開玩笑的,小飛雄你還真的當真了啊?果然是大笨蛋。丟出去的話我自己也要出去撿啊,多麻煩。」
影山的臉瞬間垮了下來。他稍稍讓自己的呼吸回到平常的節奏後,馬上轉身準備離開:「我要回去了。」「欸欸欸等等啦!既然都來了就進來坐一下嘛——」

影山輕輕啜飲著及川母親端上來的紅茶,四處觀望著及川家的內部格局。簡樸的傳統日式和風架構,搭配著歐式的家具,融合了東西方的特色。暖色調的燈光解決了房屋內光線微微不足的問題,為這個家增添了幾分暖和的色彩。
瞥見了矮木桌上色彩豐富的傳單,「北川第一中學櫻花祭典 隆重開幕!」等斗大的字體吸引了影山的目光。他拿起傳單,仔細瞧瞧,令人懷念的「北一櫻祭」舉辦的日期就在今天。
「哼哼哼,看我拿到了什麼……嗯?小飛雄你想去看北一櫻祭嗎?」
及川晃著手中的牛奶麵包,帶著滿足的笑容踏進客廳,看見影山正拿著傳單後,提出了回到母校的建議。
「呃、啊?現在去不會太晚嗎?」
影山瞧了眼牆上的深褐色古董掛鐘,指針正往十點半的位置奔馳著。及川揮了揮手,說道:「怎麼會呢?這個時間去剛剛好啊!」
語畢,及川又一蹦一跳地離開客廳,走上樓向家人報備自己接下來的去處後,便拉著影山的手奔出了及川家。

-

影山記得第一次和熟識的人一起去參加北一櫻祭,不是和同班同學,而是和排球部的隊友們。
北一櫻祭每年的舉辦日期都不一樣,但幾乎都辦在冬末春初之際。今年很特例地辦在暑假其間,卻已不是「櫻祭」,而是為期僅僅三天的「紫陽祭」。
北川第一的校園內,有一處隱密的紫陽花園,雖然種植範圍並沒有櫻花那麼大,但隨著微風搖曳的紫色球狀花朵,其壯闊程度絲毫不遜色於紅脣般的櫻花飛舞。
「北一紫陽祭」只有校內少數知道紫陽花園所在地的學生及老師會參加,但因人數過少,且學校會要求知其所在之人能夠保密它的地點,所以每年的祭典舉辦時,只開放靠近花園的露天咖啡廳供人賞花及品茶。
影山並不知道紫陽花園所處之地,也因此他深深地懷疑及川其實不是要帶他去北一櫻祭,但及川溫柔地握著自己的手,他也不好意思突然甩開,只好默默地任他拉著。
確實,及川並沒有帶他到北川第一,而是自紫陽花園附近的的露天咖啡廳後門繞進北川第一內,直接穿越咖啡廳旁的林蔭小道,來到「紫意盎然」的花園。
「啊呀,運氣不錯,今年意外地沒什麼人知道這裡呢,幾乎沒人來。」
及川喃喃自語著,跟在及川身後的影山原本想探出身子看看那寬闊背部後的風景,卻在向右挪動身子前,前方的及川便迅速地轉過身,以一隻手矇住了影山的雙眼。
「還不能看哦,小飛雄。」
及川輕輕地笑了笑,又以另一隻騰空的手,溫和地拉起影山。為了避免影山摔倒,他將影山微微靠著自己。影山在接觸到及川的剎那時,臉頰瞬間灼紅得像被燒過一般,他試圖讓自己恢復冷靜,卻在及川開口前宣告放棄:「小飛雄長高了耶,但還沒追上我就是了。」
走出林蔭小道,柔和的夏日微風輕輕吹拂著臉頰,及川在倒數後鬆開了矇住影山雙眼的手。影山緩緩將緊閉的雙眼微微睜開,好適應有些刺眼的陽光。

他看到了這輩子絕對無法忘懷的景色。

成群的球狀紫陽花在微風中緩緩搖曳著,花香在風中飄散著,滲透了整個身軀,彷彿置身於紫色的世外桃源。
影山睜著大眼,想將這壯麗的景色盡收眼底,在注意力完全被紫陽花吸引住時,被身後的及川拍了下自己的肩膀。
「看來今天來紫陽祭的人,除了我們以外,只有小貓兩三隻……」「前、前輩!我都不知道北川第一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地方!」
影山在及川話語未畢前,興奮地闡述著這座紫陽花園的曼妙之處,完全沒注意到及川的臉色開始由微笑慢慢轉為苦笑。在影山終於結束描述心得後,挨了及川一記手刀。
「我知道你很高興,但請聽前輩我把話講完可以嗎?小飛雄大笨蛋!」
影山撫著頭頂,一臉無辜地微微抬頭望著及川。及川嘆了口氣,故作鎮定地咳了幾聲後,認真地望著影山,說道:「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影山微微皺起眉頭,偏著頭回答:「北一紫陽祭?」「天哪,小飛雄你真的是笨得可以,在烏野怎麼當二傳手這個位置的啊?」
及川稍微搬弄了一下自己的眉間後,從口袋掏出了一個米色的小吊飾。
那是三年前及川生日時,影山在商店街看到的那隻排球招財貓。
但不同的是,及川手上那隻縮小版招財貓吊飾,是初中一年級的小影山手工製作的。
「我那時候大概研究了快一個星期才明白你做的東西是什麼。
小飛雄的手藝爛到我看到這個放在我書桌前,都有想把它當成一般垃圾處理掉的衝動啊!
不過最後當然沒丟,它陪著我度過了三年,在三年後的今天再度出現在你面前了。」
影山在聽完及川的自白後,瞬間領悟了今天是及川的生日,他難掩自己因為一時忘了準備生日禮物的慌張,在及川面前緊張地手忙腳亂。
「及、及川前輩我我我很抱歉!我沒有幫你準備禮物……啊,等等。」
影山向及川道歉自己的糊塗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抬起頭直直地望進及川眼底。
及川在影山那深邃的雙眸中看見了自己的倒影,正打算開口問他想做什麼時,他背對及川蹲下身子,四處張望了一下後,拔起五株深淺不一的紫陽花。
他將花朵整齊排列成球狀,掏出從及川家拿回來的北一櫻祭傳單,繞著紫陽花束卷成上寬下窄的捲筒,在傳單的右邊做了一個小小的缺角,好讓左邊能固定。
完成後,影山站起身,將紫陽花束藏在身後,認真地看著及川。「前輩,雖然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但希望繼那隻招財貓後,你能喜歡這個。」
他露出了微笑,緩緩將紫陽花束從身後遞至及川面前。
「生日快樂,徹。」
隨風搖曳的紫陽花,在陽光下影山的燦爛笑容,在及川眼中顯得耀眼無比。他接下影山手中的花束,看著這意外的驚喜,一時說不出話來,令影山因及川的沉默而嚇得魂不附體。他慌張地搖了搖及川的肩膀,在觸碰到及川那霎那,被及川溫柔地抱進懷裡。

「謝謝你,飛雄。」

-

「聽說在紫陽花園許願,願望會成真哦。
紫陽花的花語,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希望』來著?」
及川坐在露天咖啡廳內,對著正在把玩那束紫陽花束的影山說道。
起初他只是抱著玩笑的心情告訴影山,畢竟紫陽花花語「希望」打從一開始就不是「願望」的意思。
沒想到影山竟然拿起紫陽花束,朝著花園走去,站在花園中間,對著蔚藍的天空大聲嚷道:「我希望及川前輩能夠嫁給我!」
及川愣得一時反應不過來,他在影山帶著滿足的微笑走回咖啡廳後,才回過神,紅著臉用力地敲了一下影山的頭。
「小、小飛雄大笨蛋大白痴!再怎麼說也是你嫁給我吧!」

热度(53)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