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手残吸血鬼的幽灵大餐

全职高手   喻文州×叶修
毫无疑问,标题就是个作死。
OOC有,神经质叶修有,吸血鬼喻队设定,幽灵叶修设定。
其实我是想先挑战杰希和叶修的可是喻队吸血鬼实在太迷人我就鬼迷心窍了(被打

他在幼年时被刺伤了左侧腹部。
倒在艳红血泊中的他,在仅存的意识中隐约看见了一只优雅黑猫缓缓走向他。
那猫儿凑近他,伸出舌头舔舔他的伤口。
随后,他就昏了过去。连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也不清楚。
但当他苏醒时,已是星子高挂天际的深夜时分。
环顾四周,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躺在自己的床上。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距离发生意外的那天正好七天整。
他纳闷,为何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害,仅仅是昏迷了七天,一切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他自床上起身,走去门口开灯,却在按下开关,白炽灯光流泻出来照映在他身上的那刹那,一阵恶心呕吐的感觉涌上,难受得令他无法睁开双眼。他下意识地再度关上电灯,那股令人作恶的不适才停止。
他缓了缓身子,扫了眼他的房间,发现他能将黑暗里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压根儿不需要开灯,就如同身处光明之中。
他伸出手,静静地瞧着他那双毫无血色的惨白双手,各种复杂的情感闯入了他的脑子,他的内心,瞬间占据了他的思绪。
他皱眉,情不自禁地咬了下嘴唇,一股浓浓的铁锈味顿时流入口中。他吓了一跳,心想:平时就算这样轻轻一咬也没那么容易破的吧?怎么现在就……?
但下一秒的感受立刻打断了他此时的疑惑。那血,如山珍海味,如人间佳肴,何以如此美味!
他一边享受着血液带给他既奇异又美妙的滋味,一边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整理目前状况。
他,喻文州,在七天前被利刃刺伤。遇害时偶遇了神秘的黑猫,猫儿舔了他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伤口后,他变作了吸血鬼。
虽然无法让自己彻底相信这个有些荒谬的事实,但此时的他只想得到一个可以有效解决现况的办法。
那就是,离开这里,在还未被众人发现前,逃得远远的。

他,叶修,完全没有任何对于自己为何会变成幽灵,在人世间到处徘徊的意识。
他只知道,上一秒世界还是一片光明,下一秒马上坠入黑暗。再度恢复时自己早已是一片谁都看不见的透明了。
即使如此,他那抽烟的恶习依然没有随着这剧烈变化而改变。他身上仅有的那根烟,怎么抽都抽不完,也不会有人抱怨那令人皱眉的烟味,他因此而暗自沾沾自喜。
话虽如此,偶尔还是会感到些小寂寞。没有人看得见他,也就没有人能和他说话,他又不是周泽楷,不说话也不影响自己的生活习惯。
一次闲逛中,他来到了靠近郊区的一栋老旧住宅前。那老宅看似已长期废弃不用。基于好奇心的驱使,他一溜烟就穿过了大门,进入住宅内。
阴暗的老宅透着一点幽森的气息。装潢简朴,完全不见任何灯座的影子。叶修一边走着,一边观赏这整理得还算整洁的屋子。突然,一道黑影跑过他面前。他愣了愣,仔细一瞧,那是一只拥有清澈水色瞳孔的黑猫。那黑猫端正地坐在他面前,仿佛打算阻挡他的去路。他直勾勾地望着那只猫,那猫儿也不遑多让,睁着蓝瞳就和他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黑猫头一偏,瞬间化作了一团黑影。待黑影消逝,叶修眼前出现了一位穿着整齐,文质彬彬的青年。青年面带微笑地望着他,看似与一般人并无两样,但他惨白毫无血色的皮肤让叶修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人和他一样,是非人类。
青年微微弯下腰,朝着叶修简单地行了个绅士礼,面带笑容问道:「敢问幽灵先生为何来到这里呢?」
叶修一惊,这人竟然看得见他!不,不能说眼前这拥有人形的「人」是彻彻底底的人类,光是他方才的登场方式就非常地不符合人体工学。能一眼分辨出这家伙百分之两百绝不是人类,对同样身为非人类的叶修而言,简直是雕虫小技!
叶修骚了骚头,将烟蒂自口中取下,随意丢进了他身外披着的白布分隔开的小夹层中。虽说叶修是幽灵,但他这幽灵似乎跟一般的幽灵又有点儿不同,他身子外披着像是床单的白布。
「嗯,路过就进来看看了,打扰到你了?」
叶修瞧了眼青年神情的变化。只见那青年看着他像是遇到了许久不见的老友般,眼神中微微透着光彩。青年迈步向前,拉起叶修藏在白布中的透明双手,兴奋地说道:「怎么会呢?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几乎没碰过和自己相似的人呢!当然十分欢迎幽灵先生的到来啊。」
相似?我敢赌你这看起来一脸文艺青年样的小伙子肯定跟哥是彻彻底底相反的类型啊,叶修心中默默吐槽道。
在青年开口的同时,叶修瞥见了他口中那闪着银光的尖锐獠牙。啊,原来是吸血鬼啊,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小寒颤。
「咳,哥可不是人哪。」恶趣味般地挑出了青年的用词,但对方似乎丝毫不在意,迳自说下去。
「话说,能问问幽灵先生的大名吗?」「叶修,你呢?」「我是喻文州,请多指教。」
叶修一开始并不怎么相信眼前这吸血鬼小伙子会有什么很中式风格的名字,毕竟吸血鬼这「生物」似乎只有在西方才会出现。没想到当他报上名时,嗯,妥妥的中国人啊。
叶修开始推测,这喻文州该不会跟他一样,生前也是个人类,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而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吧?
本想问问喻文州是如何过生活的,但见对方就这么把自己拉进了大厅内,还替自己准备了茶水和糕点,叶修拼命忍住了想大笑的冲动。
「那个,文州啊,哥碰不到一般的东西呢。」
待喻文州忙进忙出忙完并坐定位后,叶修无奈地瞥了一眼桌上的糕点,苦笑着对喻文州说道。
「咦?是这样吗?那请前辈稍微等我一下。」
前辈?自己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变成了文州的前辈啦?叶修纳闷,该不会是因为我看起来比较糙老?啧啧,怎么不在年轻一点时变作幽灵呢真是,叶修感叹道。
只见喻文州伸出他修长而惨白的手指,在餐点上轻轻一点,那食物瞬间透明化了。
「前辈请用。」喻文州笑着示意叶修享用这些「透明餐点」。叶修不明所以地试探性碰了下盛有暗红色液体的酒杯,冰凉的触感自指尖传入全身。他颤抖了下,这是他变作幽灵后,第二个能碰到的东西!第一个是喻文州冰冷无血色的手,但那并没有让叶修非常意外,毕竟他们俩严格说起来应该也算同类吧?
叶修略为激动地拿起酒杯,凑到嘴边小啜了一口。冰润浓绸的液体滑入他的口腔,刺鼻的铁锈味顷刻在叶修口中化开。他赶紧放下酒杯,反射性地低下头咳嗽。正打算问身旁喻文州这杯中液体的内容物时,喻文州突然一个伸手,将包裹在白布里的叶修微微拎起。叶修还未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扣着他的下巴凑到了自己嘴边,舌头顺势滑入了叶修口中,侵袭着每一个角落。
「唔……嗯等等、文州你干么……」
去你的喻文州!哥什么都还没说呢是有这么饿吗?!还有哥不是人啊说了多少遍!
叶修的舌尖被喻文州疯狂纠缠的同时,一边在内心痛斥这个才刚认识不到一小时马上就喊他前辈还莫名其妙吻上来的混蛋吸血鬼,一边寻找着能脱身的空隙。
下一瞬间,喻文州松开了他,舔了舔尚挂着银丝的嘴角,笑着缓缓开口道:「原本以为幽灵尝起来和人类没什么两样,毕竟本来就是人类死后变作的。但尝过前辈后,才发现幽灵原来没什么味道啊,真是可惜。」
没味道怪我啰?怪我啰?!泥马啊快让我离开这里吧这混蛋心脏吸血鬼……叶修狂汗加上泪流满面,只恳求能赶紧逃离这家伙的手掌心。
「啊对了叶修前辈,可不要盘算着逃出去哦。不管你逃去哪里,我都有办法让你回到这里的,所以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来陪我玩玩吧,这些年来我一个人好寂寞啊……」
喻文州那阳光灿烂天真烂漫看似无害的笑容始终高挂在他苍白的脸上,叶修此时却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了……等等,他没有实体。
「……去你的喻文州,给哥记住哇啊啊啊——!」

「!!!」
夜幕低垂,银亮皎洁的月光流泻在室内,时钟的滴答声有规律地敲奏着,伴随着叶修疯狂滴落的汗水。
「什么诡异的梦啊真是……荒谬。」
「嗯?前辈的什么很荒谬?梦?」
熟悉的磁性嗓音传入叶修耳畔。他打了个寒颤,迅速从床上跳起,睁大双眼惊恐地看着坐在书桌前的喻文州。还是那张笑脸,那让现在的叶修看到恐怕会崩溃的笑颜。
「文文文文文州你怎么在这里?!」
叶修速速退向窗边,下意识地扯了扯一旁的窗帘,身上映着月光的喻文州却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偏了偏头,疑惑地望着叶修:「前辈你是作了恶梦然后失忆了吗?我们获邀参加世界赛,我跟你睡同一间房啊。」
叶修在听完喻文州的澄清后,他像是吃了定心丸般,随即冷静了下来。
「啊是这样啊,我想起来了。话说文州你怎么这个时间点还醒着?」

喻文州笑了笑,仿佛事先就准备好回答这个问题般游刃有余,开口道:「事实上,我刚刚也做了个梦呢,梦到我变成了吸血鬼,而叶修前辈则是很可爱的幽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睡觉!!!」
于是,今晚,国家队有半数队员被叶修罕见的尖叫声吵醒。而后者则是匆匆整理了行礼,跑去黄少天的房间要求和他换房。
今晚,过得似乎有点儿漫长。

热度(46)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