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Day.6

人心最可怕的,不是不愿相信,而是过于信任。

轮回组个个严阵以待,分散成一圈,紧握主宰者,等待一枪穿云的出现。
「周泽楷那家伙还是没来?」孙翔悄悄挪到方明华旁边,问了下他们轮回组队长的情况。
「嗯。」方明华若有所思地轻锁眉头,只稍稍分下心回应孙翔,又继续集中注意力扫视着四周。
突然,周围响起了一声枪响,紧跟着是一团窜上空的烟雾。
「是巴雷特狙击!快过去看看!方明华检查有没有伤者!」
江波涛一下令,所有人立刻奔向烟雾的所在地。这几天他研究一枪穿云的资料也是够透彻,根据以前曾和一枪穿云交手过的蓝雨组队长喻文州的经验,他得知了几个对方会使用的技能,以及大致分析出了他的两把左轮手枪——碎霜及荒火——的攻击力。
那破坏力超高的巴雷特狙击,似乎是从这两把左轮以外的枪支进行攻击的,但具体而言并不知道那把枪的实际情报。在出发之前,江波涛又将资料重新翻看了一遍,他推测这之中最难应付的,非杀伤力极高的巴雷特狙击莫属了。
最不想碰到的,却偏偏作为了开场,这是要给我们一个警惕吗?江波涛暗暗想着,却没注意到一枪穿云早已从被烟雾包围的另一边冲向他。
「江副!」吕泊远见状,赶紧喊了一声。然而当江波涛转过头去时,第一眼对上的不是一枪穿云,而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江波涛心下一惊,知道自己这下是逃不掉了。下意识闭上眼,身后突然传出了一声枪响,是主宰者。
孙翔举着主宰者,本想一枪直接轰掉一枪穿云,没想到竟然射偏,而且仅仅相差几公分就要击中江波涛了。
「江副抱歉,让他跑了。」孙翔小跑奔向江波涛,江波涛尚惊魂未定,粗喘着愣愣望向孙翔。
妈个鸡,他江波涛刚刚才从鬼门关前走一遭啊!不是被一枪穿云轰掉就是被孙翔轰掉,他突然觉得被前者轰掉还稍微好一点儿。
他江波涛虽然是副队长,但实际上他却是一名执行官,这是公安局内少有的例子。他的犯罪指数一直居高不下,而他的监视官就是周泽楷。
认识江波涛,并且知道他在公安局轮回组担任副队长兼执行官的人,都会一脸「你特么是潜在犯?你开我玩笑吧江波涛同志?」地看着他,没有例外。没办法,毕竟江波涛待人挺和善,平时也总是好声好气的。
江波涛曾对此表示很困扰,所以后来他决定还是别把他在公安局工作而且是执行官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好了。
此时又是一声爆裂般的枪声传出,把江波涛的思绪从回忆的大海中给硬生生拉了回来。他赶紧和孙翔一同奔向枪声传出之地,跑着跑着却发现他和孙翔走失了。
「翔翔?」江波涛忐忑不安地紧紧抓着主宰者,警惕地看着四周。
「启儿?远远?太后?小明?你们在哪?」「他们不会来。」
熟悉的嗓音从背后传来,江波涛举着主宰者迅速转向后方。后方没人,但他感觉到了左轮手枪那漆黑冰冷的枪口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哈,虽然早知你实力不凡,但没想到都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能平安无事地躲过希贝儿先知的法眼?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免罪体质者吧?周泽楷?」
江波涛冷笑道,对周泽楷的称呼也不再是平日的「小周」,而是直接称呼他的全名,可见他有多么不谅解周泽楷的行为。
「或许吧。」周泽楷转了转碎霜的弹匣,旋转的声音冰冷得让江波涛的冷汗直冒。他在公安局待了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偏偏这时候却是他最感恐惧的一瞬。
「你……真的打算杀了我?」江波涛试探性地问道。
周泽楷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地旋转着弹匣,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江波涛见周泽楷没打算要回答,也没有要马上杀了他的意思。他慢慢放下高举主宰者的双手,抱着「下一秒可能就会死」的绝望心态转向周泽楷。对方紫罗兰色的瞳孔似是在黑暗中闪烁着,煞是好看。
「小周,我……讨厌你,真的很讨厌。讨厌都不说话的你,讨厌上班总是在打瞌睡的你,讨厌每次出勤时总是很帅气地将坏人逮捕归案的你。更讨厌用一枪穿云这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在这座城市里大闹,还能靠着免罪体质躲过希贝儿先知的你。」
江波涛低下了头,忍着恐惧,硬是将这些话语挤出牙缝。
「这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了解你的人。虽然曾听喻队说和你交手的过程,但没想到有段时间你突然请假,竟然就是去和蓝雨组拼个你死我活。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最后蓝雨组逮不到你,把这案子归类为悬案,一枪穿云这名字也就慢慢在局内消失了。
「如果那时候他们抓到你了,周泽楷这人就不会成为我的监视官。我可能也不会来公安局上班,遇到轮回组的众人,每天和大家打打闹闹,一起办案,一起讨论午餐要吃什么,一起解决大家想不透的谜团。」
周泽楷总算是停下了旋转弹匣的手。他愧疚地拿下戴在头上的礼帽,放下碎霜,走向江波涛。
「……江,对不起。」
砰。
倒下的不是江波涛,而是周泽楷。
然而主宰者并没有转换成破坏分解模式,一方面是因为周泽楷是免罪体质者,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江波涛昨晚熬夜在办公室里拆解主宰者,费劲了一番苦劲,总算硬是让主宰者的破坏分解模式停止转换了。
江波涛丢下主宰者,奔向中了主宰者非致命麻醉枪模式的一击,正倒卧在地上的周泽楷身边。
「拜托别再胡搞了好吗?虽然你这次没伤到任何人,但毕竟还是触犯了法律,你回去给我好好反省反省吧笨蛋周泽楷!」江波涛趁机对着周泽楷做了个鬼脸。
可怜的枪王大大现在满脑子只剩下「江波涛你这心赃!」,带着这份哀怨,昏睡了过去。

好吧这三天行程满得我根本无暇详细构思,碍于字数限制我就……(。
看看就好,真的,明天的梗会认真写的嗷Orz
接下来还得更杰希的生贺,神明保祐。

热度(14)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