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Day.23

「江、江……」
江波涛迷糊之中似乎听见了谁在喊着自己,那声音柔柔的,不是很低沉,也没有很高亢,算是很中性、很刚好的声调,听起来舒舒服服的。大概是因为自己意识尚不清晰的缘故,江波涛觉得那声音忽远忽近的,一下子近在耳畔,一下子又远在天边。声音的主人见自己似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呼唤着江波涛的声音多了份急躁。接着,江波涛就觉得自己的身子似乎翻转了一圈,尔后开始下坠——
「嘶——疼疼疼……」江波涛从沙发上摔了下来,迷迷糊糊地揉着自己发疼的脑袋。
「江。」周泽楷蹲下身子,瞳孔中带了点急躁和担忧。
「小周早,怎么了?」缓过身子,江波涛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原来是在宿舍的房间里。
「迟到了。」周泽楷指了指墙上的闹钟,此时指针正指着十点三十分,若换作平日,轮回战队正在进行着日常训练。
「……小周,今天星期几?」江波涛沉着脸,艰涩地问道。
「周一。」周泽楷麻利地走向江波涛的衣柜,随意丢了一件灰色的衬衫和一条深色牛仔裤到他床上,又走回江波涛身边,伸出手准备将他拉起,拽着他去洗漱。
没想到周泽楷手都还没伸出来,江波涛已经从冰冷的地板上跳起,直奔厕所的途中他还没形象地大喊着:「妈咪啊你怎么没叫我!!!」
我不是你妈啊,周泽楷皱了皱眉头。而且我这不是来叫你了吗?趁着其他队员还在训练室里昏昏欲睡的时候你动作快点儿吧,他一边想着一边悠悠拿起跟着沙发上的江波涛一起摔到地上去的电视遥控器,看他昨晚的专访去了。

热度(10)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