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Heavenly Blue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吸血鬼Paro注意

叶修是个吸血鬼,同时也是个吸血鬼猎人。
他杀害同类与人类的手段凶残无比,在吸血鬼族群中是数一数二的王者,在人类的族群中被视为数百年来最大的祸根。
然而,王者终究会有殒落的一天。
一名人类拯救了他,改变了他,告诉他生命的珍贵,化解了他长期冰冻于杀戮之中,那颗冷冽的心。

.

黄少天怀里抱着今晚的晚餐和面包,独自一人哼着小调,行走在黄昏的街道上。
突然,一道黑影倏地从他面前闪过,钻进了街道对面的小巷弄内。黄少天先是一愣,呆呆地看着黑影闪过的方向,尔后又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走进巷子中。
黑影倚靠在脏兮兮的砖墙边,痛苦地低声哀鸣着。 「呃、那个,你没事吧先生?」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同时掏出口袋中的手机,准备拨打电话替他叫救护车过来。
小巷内过于阴暗,黄少天无法透过黄昏的鹅黄日光看清那人的脸庞。那人突地张开双眸,他赤色的瞳孔在这暗巷中仿佛闪烁着莫名的光辉,黄少天看不清他的脸孔,却能清晰地在黑暗中与那人对上眼。
他突然起身,一把捞过黄少天的脖颈,凑向自己嘴边,黄少天来不及大声呼救,就见那人已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银亮的獠牙,对准了黄少天的颈部。
就在黄少天觉得自己恐怕没救时,那人的动作却停在半空中,尔后像是放弃似地推开他,又窝回了墙角。
黄少天纳闷,这人不是要咬自己吗怎么…​​…而且看他那口锐利的獠牙,他该不会是……?
他狐疑地凑向那人,那人抬起他冷冽毫无情感的赤瞳,森然地望着他。黄少天抖了抖身子,悄无声息地退开他,准备转身离去时,那人却拉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人怎么这么冰?黄少天下意识地躲开,那人力气却比自己大得多,稍稍一动就让自己吃疼。他狰狞地望着那人,只见他虚弱地吐出两个字,让黄少天忍不住放弃了挣扎。
「救我。」

.

黄少天背着全身冰冷的男人一路奔回自家,也顾不得丢在半路上的晚餐与面包了,一心只想着往家中奔驰。
『靠黄少天你在干么啊!这家伙很明显就不是人类吧你还救他? !你还真的救他? !到时后悔了可没有人来陪你承担责任啊笨蛋! 』
黄少天在将男人安置在自己床上,跑去厨房东翻西找的同时,拼命吐槽着自己冲动的行为。他朝卧房喊了一句「我出门给你找吃的你别乱动!」后,又奔出家门了。
黄少天一路往市集的方向奔去,在一家快打烊的肉摊前朝着准备收拾回家去的老板大喊要买猪血两包,而老板怔怔地看着他,见他一副十分焦急的模样后又急忙奔进小摊内取了两包猪血出来,顺便给他打包了几块猪肉全部塞进他怀里后,望着数好钱确认是整数后往老板手里塞,就匆忙跑走的年轻小伙子的背影,感叹紧张果然是会传染的。
黄少天连鞋子也顾不得脱了便抱着猪血和猪肉奔进了厨房,从碗柜中取出一个最大的碗公,将两大包猪血统统倒了进去,端去卧房给试图起身的男人。
男人一闻那猪血的味道,直皱眉头,又看了眼狂奔回来尚喘着气的黄少天,带着嫌弃的眼神接过了那碗猪血,厌恶地喝了下去。
好不容易才缓过身子的黄少天见男人那副爱喝不喝的模样,忍不住炸了:「我靠你要喝就喝不喝就算了别一脸嫌弃地喝完行不?让人看了很火大啊我说!那可是我来回跑了趟快打烊的市集才买到的耶!你不喝就把买猪血的钱还我!」
男人紧锁眉头,将碗公递回黄少天手中,随意用袖子抹了把自己沾上猪血的嘴,冷冷开口道:「谢啦,还有你好吵。」
黄少天那瞬间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选择救他了。
他不急着清洗那发着腥臭的碗公,倒是将其任意置于一旁,拉过床边的小凳子,坐在男人身旁,一脸研究新物种貌,认真地看着他。
男人紧皱的眉头一刻都没放缓过,看着黄少天如此打量着自己,却是皱得不能再紧了。
「你不怕我?」男人被他看得实在有些沉不住气,直截了当地问。
黄少天没直接回答,而是换了个话题:「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拧了拧眉,却是开始烦恼起自己该不该告诉他自己的本名。在他犹豫着的这段时间,黄少天倒是开始自我介绍起来了:「我叫黄少天啊你好,你哪里来的?」
所以你到底要问我名字还是问我从哪儿来啊?男人不悦地腹诽道。
见黄少天一副天真得让人觉得搞不好他很好欺负的样貌,再基于他救了濒死的自己一命的感恩之情,男人痛心疾首地开口:「叶修,来自遥远的北方。」
黄少天应了声,眉头却是轻轻皱了起来:「你……真的是吸血鬼?」
「你都给我喝猪血了,大概也看到我的獠牙了,难道你还觉得我是特技演员吗?」叶修鄙视地笑道。
黄少天看着那张嘲讽的苍白面孔,努力压抑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怒火,哼了一声,抓起碗公走去厨房清洗。
「哎话说,你怎么好像受伤了?」
丢下碗公在水槽里却没有确实进行清洗动作的黄少天又黏回了那张小凳子上,开始抓着叶修东问西问。
「没啊,就在觅食时被吸血鬼猎人给打下来了。」叶修不以为意地回道。
黄少天又哦了一声,趴在床沿上仔细打量着叶修。
不忍说,吸血鬼苍白归苍白,阴森归阴森,但长得还挺帅的,连这个嘲讽技能满点的家伙也一样,真的很帅。
就在黄少天暗暗想着的时候,他冷不防被叶修冰冷的手抓住衣领,一把捞上床。叶修张着嘴露出沾染上点点艳红猪血的獠牙,对准黄少天的颈部,准备一口咬下,如同几小时前他俩初次碰面般。他却在见到黄少天的脸色时,迟疑了。
「你干么脸红?」
黄少天被叶修这么一问,才发现自己脸上泛着微微红晕。
他看着叶修的脸,看得有些出神了。
黄少天一个施力一个翻身,俐落地从叶修身上翻了下去,红着耳根奔去厨房清洗碗具,留下狐疑看着他的背影的叶修。
叶修摸了摸左腹上那个正在自动愈合的撕裂伤,算着估计还得再花几天才能正常行动且不会影响到伤口后,往被窝里钻了钻,将脸埋在那个上头染​​有黄少天气味的、柔软的枕头中。
那小子看起来很好欺负,就是吵了点。

.

没想到伤口愈合得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快。
在床上闲闲没事躺了五天后,第六天叶修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但为了安全起见,他仍没敢做什么大幅度的动作,以防伤口再度撕裂。
叶修动不了的这五天,黄少天常扯着他问一堆关于吸血鬼的事,然而由于他实在太吵,一开始他有认真回答,后来干脆以「不知道」、「忘记了」敷衍掉。
「哎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吸血鬼啊,什么都不知道,还有没有职业精神了?」
「你知道又没用,难道你要当吸血鬼猎人?这年头吸血鬼猎人已经没啥用处了吧,吸血鬼都被杀光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瞎扯着,话题总是围绕在吸血鬼上头。
叶修能下床走动后时常往黄少天书房内钻,他发现黄少天虽然嘴上唠叨个不停,看起来颇轻浮,但他的书柜内却收藏了很多有关人类议题的书。
「哦那个啊,以前朋友送的,几乎没怎么翻过。」
事实总是与人违。实际上黄少天仍像叶修想的那样,一个总是喋喋不休的人,怎么有办法静下心来看这些富含人生哲理的书籍呢?就算真看了,八成也翻不到两面就睡着了吧。
倒是叶修自己对这些书颇感兴趣,毕竟数百年下来他总是活在杀戮之中,真没办法仔细观察人类社会。他时常在黄少天准备就寝时,溜进他的书房,坐在月光下细读这些讲述人类社会与他们心理变化的书本。
「看不出来你对这些这么有兴趣啊?不然全部送你呗反正我也不看。」
黄少天在某个深垂的夜幕里,裹着小毯子,站在书房门口望着倚在窗户旁,借着皎洁月光阅读的、叶修的侧脸。
叶修抬起他的赤眸,静静凝视着黑暗中的黄少天。对他而言,对他们吸血鬼而言,黑夜就如同人类的白天般明亮。
他放下手中的书本,慢慢走向伫立于门口的黄少天,「你脸上写的,跟嘴上说的可不一样。」
黄少天一震,朝后退开叶修几步,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说呗,你是看中我的脸还是我的人?」
黄少天轻微颤抖着。说实话,和叶修相处的这几天下来,他不曾觉得叶修是个让人退避三舍的吸血鬼,反倒觉得他挺平易近人,虽然说话总是很敷衍,又常常带着嘲讽鄙视自己,但与其说叶修是吸血鬼,不如说他给自己的感觉更像一个普通人。
而此时,看着叶修森然的赤色瞳眸,黄少天第一次从这人身上得到了恐惧。
他颤抖的幅度愈来愈大,叶修微微眯起了眼,似乎看透了黄少天眼底那份对自己的惧怕,叹息着松开了紧抓着他的冰冷的手,转过身子走回窗户边,并没有坐回去继续看书,而是拉开窗户,跃上。
黄少天连挽留叶修的力气都没有,他看着叶修轻声道了句「再见」,从窗户上一跃而下的背影,只能瑟瑟发抖着,最后跪坐在地,暗自​​啜泣。

.

黄少天提着一小袋零嘴,身披黄昏时分那橘黄的暖阳,信步走在返家的路途上。
在他掏出钥匙,准备插入钥匙孔开门时,他的身后倏地窜起一阵凉风。随着凉风的停止,一只冰冷的手抚上自己的后颈,黄少天甚至感觉到身后那人散发的阵阵杀意。
黄少天的手停在半空中,悄无声息地咽了咽唾液,轻声开口:「……叶修?」
那人倒吸了口凉气,架在黄少天颈部上的手明显因为他的动摇而颤抖了下,「你是、少天吗?」
黄少天身子一抖,也不管那人是否还对自己构成威胁,袋子丢了直接转过身子抱住了对方。
「你回来干么啊浑蛋……」黄少天的脸埋在叶修冰凉的肩窝中,紧紧抱着寒冷的他。
叶修对黄少天这突如其来的举止感到有些诧异,在稍稍反应过来后也毫不迟疑地伸手回抱。
「来找你算帐的,谁叫你区区一个人类就轻易地改变了我。」

.

让冷冽的我学会,如何爱一个人。

Heavenly Blue有最新修改版本啦!!

 @叶黄深夜60分 

热度(25)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