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百日喻王-85】花葬影

全职高手   喻文州×王杰希
吸血鬼与各种神兽paro(??
本作最佳男严重OOC奖:喻○州
恭喜喻○州首次荣获最佳OOC!

我曾选择相信人性,人性本善。
然而「贪婪」却告诉我,这个抉择是错误的。

.

「为什么又让他跑了!你们明知那家伙是破坏平衡的最大祸害!去把他给我抓回来!」

韩文清怒斥的声音在宽敞的办公室内回荡,两名颤栗的下属低着头站在他深褐色的木质办公桌前。韩文清每吼一句,两人就打颤一下。在韩文清赶了他们出去后,两人吓得连滚带爬奔出了办公室。

「哎呦,老韩吼人还是一样恐怖。」张佳乐和林敬言站在廊道转角处,看着慌慌张张奔过木头走廊的两抹背影,忍不住慨叹。

站在他身旁的林敬言仅是浅浅笑着,没有对此作任何评论。

.

被橙红晚霞包裹的喧阗市廛,一名身披如遂空般漆暗的黑斗篷之人,正站在贩售小缀饰的摊子前,捧着一枚中央编织成太阳造型,太阳外围环绕着无数星形的墨蓝捕梦网,若有所思地凝视着。

他掏出捕梦网价格的整数零钱,递给摊主的同时,市集另一端传来了一阵不友善的气息。

拉低了帽沿,向摊主礼貌道谢后,他匆匆赶往市集的出口处。

就在出口近在咫尺时,他忽觉自己的斗篷被人给使力扯住了,接着那染上殷红夕暮的街道口便瞬间转换为幽暗的巷子内。正准备确认究竟是谁拦下了自己时,他一脚踩进了简易的昏睡阵内,当场昏厥。

.

清醒时,他发现自己身处于黑暗之中,然而这片黑暗却相较于黄昏的赤色而言,让他感到不少心安。

一抹晕黄的小亮点在黑暗中摇曳着,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隐身于黑暗之中的人。那人捧着本册子,仅靠着烛台的微弱光芒,坐在书桌前疾笔振书。

他稍稍动了动,自己的手腕处传来一阵枷锁碰撞的声响,那清脆响亮的声调让书桌前的人回过头来,微微眯起双眼,似乎想看清囚犯的情况。

「你醒了。」

不带任何情感,仅是一句描述现况的直述句,那人淡淡地望着他,巧熟地以颀长的手指转动玩弄着钢笔。

他冷冷地轻声低笑着,扯了扯自己的左右手,双手手腕皆受到冰冷枷锁的禁锢,阻碍了他的行动自由。

八成双脚也是,他想着,纵使他感受不到双脚有无任何冰凉的触感。

那人坐在书桌前,细细打量着眼前人,从容地吐了个姓名:「喻文州,屡次上皛鹠通缉榜首的那位?」

「皛鹠」是负责维护这个世界两样为数众多的物种——人类与吸血鬼——之间和平的组织。组织成员有人类也有吸血鬼,组织领导韩文清是一名人类,而副领导张新杰则是一名吸血鬼。话虽如此,这人鬼组合配合起来倒是挺流畅,丝毫没有任何代沟存在于他俩之中。

韩文清名义上虽是皛鹠的领导者,实权确实也掌握在他手中,然而皛鹠的创始者却如同屹立不摇的支柱般,让担任这不完美世界的平衡杆数百年之久的组织,不轻易被反对者打击——纵使他早已自前线退下多年。

而近一百年,这个世界诞生了一位身份特殊者。他是人类与吸血鬼的综合体,他优异的身体素质与领导能力被吸血鬼种族视为这个世界未来的王者,即将带领着吸血鬼种族重新走向一统世界的征途——然而事总与愿违。

在皛鹠的极力说服下,他加入了他们,然而他却透过皛鹠内部从中破坏两者的平衡。皛鹠将他逐出了组织,数十年下来,通缉令榜首之位总让他占据着。

数十年了,他一直在外流浪着,皛鹠总是在得到他现身的情报,火速赶往现场准备活捉时,他却又如同幻影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将皛鹠玩弄于股掌间,像放着风筝一样带着皛鹠走遍整座大陆。

近年他回到皛鹠总部所在的首都城市,想给奔波了数十年之久的自己一个安身立命之处,却还是被皛鹠追着跑,以为这回终于会被抓回去时,却碰上了他。

喻文州的笑容僵住了,水色的眸底透着一股不解与责备。

那双眸子,蔚蓝却不清澈。

瞧见他僵化的笑容,那人不动声色地露出了一抹得瑟的笑靥,「我是王杰希。」

喻文州换了个较为舒适的姿势盘腿坐着,睁着他蔚蓝的双眸静静端详着有着奇特双眼的王杰希。 「为了皛鹠的悬赏金?」

不知那究竟是否为自己的错觉,王杰希总觉这片仅靠微弱闪烁的煤油灯作为照明设备的黑暗中,看不清喻文州的脸,却能看见他水蓝的双眸,宛若那眼眸成了室内的第二照明。

那双眨呀眨的眼,那两丸水蓝,恍若玫瑰般,妖艳而带着棘刺。

「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把你交给皛鹠处置的意思,我把你带回来是为了问你一些事。

「至少我觉得,从你这问到的事情比从叶修那家伙口中说出来的还要值得信任一些。」

喻文州的眉毛稍稍抽动了一下,「你认识叶修?」

「算旧识吧。」

他一边颇感兴趣地应了声,一边在内心打着如意算盘。

「不如这样好了,我回答你要的东西,你放我走,如何?」

王杰希闻言,却是轻声喟叹,「吸血鬼的话是不可轻信的。」

「呵呵,我是半人半吸血鬼。」

王杰希淡漠地看着他,没再多说什么,又转了回去继续疾笔振书。

「我研读过吸血鬼的历史,你若想说谎骗过我的话,我想难度挺高。」

喻文州探过身子,往王杰希的书桌边靠近,指了指他桌上整齐摆放的一叠纸张:「那个就是吸血鬼的历史?」

由喻文州身上窜出,那阵不属于人类的寒气,令全身上下起了点鸡皮疙瘩的王杰希忍不住抖了抖,不动声色地缓缓挪向右方,让自己离他远点儿。

「挺有意思的。那,你想知道什么?」

喻文州眨着双眸,笑得人畜无害。

吸血鬼的话是不能轻言相信的,纵使他表现得再如何真诚也一样。这话语闪过王杰希脑海,他暗暗为违背自个儿意思的自己道声歉,挤出牙缝的名词却让左方的喻文州脸色瞬间大变。

「凤凰的捕梦网,我要找到它。」

喻文州颤抖的幅度非常微小,然而王杰希却能从他惨白的脸色察觉这名词对他而言是何大的冲击。

「研读吸血鬼历史的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东西对我们吸血鬼种族而言是禁忌吧——我不能告诉你它在哪里。」

喻文州的警戒心升高,他悄无声息地自王杰希身边退开,而王杰希对于喻文州果断拒绝自己的态度倒是表现得非常坦然。

「它会毁了我们,也会毁了你们人类。纵使如此,你还是要找到它?」

喻文州诧异地看着黑暗中王杰希的侧脸。虽然他仍是一脸从容不迫,但一股坚决却缓缓浮现于他的脸上。

「我不是什么黑心商人,我也从未有毁灭世界的打算。若我真想一夕之间致富,我只要制作出成堆的赝品,以假乱真,并且以高价贩售,便能轻松达成我的目标;至于除了地理位置以外,关于凤凰捕梦网的各式情报,我则会选择私下调查,而不是来问在外流浪多年,或许对于吸血鬼历史压根儿不清楚的你——毕竟你的身份特殊,天晓得人类与吸血鬼都教了些什么给你。

不过,既然你被誉为『未来的王者』,我想你们族里的长老们会告诉你它在哪儿的,因为你有能力操纵它。 」

话音落下,一阵沉默于黑暗中弥漫许久。半晌后王杰希疑惑地扭头看向喻文州——四周真的过于昏暗,他只能隐约看到喻文州那双水色瞳眸——而对方早已恢复冷静,正若有所思地斜睨着桌上那盏煤油灯。

「为什么要找到它?」

喻文州冷若冰霜的声调穿过黑暗,传入王杰希耳畔。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而他也同样以薄情的音调回应。

随后,漆黑中一声微弱的「喀擦」声响起,在王杰希意识到不对劲前,喻文州身形一晃,转瞬间已来到了王杰希面前。他俩之间的距离近到王杰希能清楚地感受喻文州森然的鼻息。

「你……」话音未落,喻文州俐落地扯下了王杰希的衬衫左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他白嫩的脖颈咬下。

原以为即将大量失血的自己会因此昏厥过去,没想到喻文州只是轻轻地以他银亮的獠牙在王杰希白皙的颈部上刺出两个小洞。他伸出舌头,冰冷的舌尖在那两道鲜红而触目惊心的小伤口上打转着。王杰希被舔弄得难耐不已,拼命扭动着身躯试图脱离喻文州的魔掌,然而那在喻文州眼里看来,却更像某种暗示着他的撩人姿态,尤其在喻文州舔拭着他时,他那断断续续自喉部窜出的呻吟。

王杰希紧紧抓著书桌边缘的手滑向了喻文州背后。就算隔着一件厚重的斗篷,他还是能清晰地感知喻文州异常低下的体温。

「出了这座城市后向北走,」喻文州自王杰希颈部上退开,那儿留下了两道鲜明的咬痕。他微微起身,以非常暧昧的角度轻靠在王杰希身上,伸出他冰凉的双手轻柔地环住王杰希的脖子,于他耳畔边低声呢喃着,「会来到一座大森林,凤凰捕梦网就在那座树林中,一棵大凤凰木那儿。

「不过,凤凰木并非所有人都找得到。」

喻文州松手,缓缓退离,端正的脸庞上早挂起了一抹无害而深意的笑容。他稍稍理了理身上的布料,眨眼的瞬间,他早已失了踪影,仅留下他温润的嗓音回荡在昏暗的室内。

「那么,我们旅途上再见了,王杰希先生。」

.

城北外的森林被打造成观光景点。纵使参观人潮稀少,却是沉淀心灵的好去处。

王杰希付妥了车马费,扛着一只中型行李袋,站在入口处打量着这座一望无际的大森林,毫不迟疑地踏上为观光动线而修筑的木板栈道。

一路上遇见了许多带着孩子出来游玩的父母,以及少数热爱大自然的情侣,悠步于呈现烈焰般火红的树林间。

随风飘落的猩红树叶散落在空中,为森林增添了几分幽隐的色彩。

整条木板栈道全长只达森林的五分之一,剩下五分之四相传是神兽凤凰的居所。

这座森林常年处于秋季的状态,未曾在艳红中见过一点绿。而传闻若于树林中见着碧绿的嫩叶翩然落下,便是凤凰召下圣旨之时刻。

走到栈道末尾,赤红暮色已低垂于天际,王杰希看着面前数米高的偌大围墙,隐隐皱起了眉头。

「不能再继续前行了。」

一声熟悉的音调自身后响起,王杰希骤然回头一瞧,是几日前那道身着漆黑斗篷的身影。

「你为什么在这?」

来人闻言,菀尔一笑,「我说了呀,咱旅途上见。」

他想起那天回荡于黑暗的室内,那温润却充满危险的磁性嗓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后退点。」

越过王杰希,越过大树下夕暮的橙红碎影,喻文州来到那道萧瑟严谨的深灰色围墙前,伸出他藏在暗色斗篷内的颀长惨白手指,在空中轻轻一划,地面开始翻腾,面前的庞然大物瞬间崩塌,化作一块块的碎石。

「走吧,找凤凰木。」

喻文州头也不回地跨越岩石堆,踏上那块被红叶覆盖的土地,抛下身后怔怔望着那数十块大石子的王杰希。

.

「你见过叶修吗?」

一路上两人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夜幕逐渐低垂,喻文州释然似地拉下厚重的斗篷兜帽,王杰希这才趁势打破凝滞的空气。

「听说过,但没有。」

让人感到些微讶异的简洁答覆。

王杰希顿了顿,脑中快速思索着该如何引起喻文州对叶修这个人的兴趣,好让话题继续延续下去。

他左思右想,最后无可奈何地搬出了属于叶修这人的半个秘密。

「他跟你一样。」

果真,喻文州停下了脚步,拧起的细眉充分表现了他对这句话的疑惑与兴致,偏过头等着王杰希继续阐述。

「他跟你一样,是个混血种。」

喻文州紧锁的眉心瞬间舒展,取而代之的是满溢的惊讶。

「跟我一样……混人类和吸血鬼?」

王杰希沉默着摇了摇头,「他比你更加强悍,却也比你更加脆弱,他是一个十分极端的存在;他的体内融合了神圣与残暴,他有着救赎人类的强大信念,同时也悄悄酝酿着让世界陷入混沌的力量。」

「喻文州,他和你一样,却和你有着极大的差异。」

TBC.

热度(24)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