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绛雪(上)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叶黄深夜60分 周大题〔保暖计划〕
架空、OOC
虽说是保暖计划但似乎还扯不上保暖的边儿……
@叶黄深夜60分 

/01

叶修是在那寒冷的雪地里发现他的。

那人瑟缩着身子,靠着粗糙的枝干一动也不动。白雪如滴水穿石般,以极为缓慢却不停歇的速度将他覆于冷冽中。

叶修看着毫无动静的人,原以为他早回天乏术了,毕竟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下,除了早已习惯这恶劣天气的当地居民外,没有人能在这高峻的山脉内活过一天。

纵使如此,叶修仍提着战矛,小心翼翼地接近蜷缩在树下的人儿。他蹲下身子,谨慎地拨开那人覆于白雪下的外衣,却在看清外衣下那枚蓝色的胸章后,向后跳开了两步。

「……蓝雨的?」

叶修拧了拧眉心,低声呢喃,仿佛想借着这飒然吹拂的雪风,确认自己的臆测。

他将手中战矛调整至备战状态,站稳了身姿,准备随时迎接那人的袭击。

在方才确认过后,叶修十分肯定这人没死,而且恐怕还存有诸多体力,正生龙活虎呢,在这种寒酷的天气下被偷袭,那也太吃不消了。

果不其然,树下那人旋即大幅度地动了动,似是试图起身,却因某些因素而动弹不得。

看着他拼命扭动着身躯,叶修挑了挑眉,矛尖一击刺在那人倚靠着的树干上,森然问道:「你是谁?」

那人斜过眸子,瞧了眼耳旁那闪着冷冽银光的矛尖,停止了扭动,透过额前碎发间的空隙,狼狈而坚定地瞪着他。

「生作蓝雨人,亡作蓝雨魂。」

叶修听闻,却是冷冷笑了两声,抽出刺于树干上的战矛,将战矛上的木屑与雪水抖下,矛尖对准树下那人的心口。

「可惜啊,未经许可踏入咱嘉世的领地,也只有那虚无缥缈的世界在等着你了。」

管你是不是蓝雨的人,

遇上嘉世,就是死棋。

-

/02

黄少天盘腿坐在小木桌前,一脸平静地啜饮着热茶,淡然得压根儿不像是数十分钟前被却邪捅过心脏的人。

叶修抱着却邪,单边抱膝坐在墙边,警戒地打量着黄少天。

黄少天一抬眼便能对上面前他那双流露着浓烈戒备的双眸。

「蓝雨副参谋杀不死,这个流言又不是没有传到你们嘉世那儿去,你对我还有什么意见?而且就算死不了,我的攻击力也未必比你高啊。」

黄少天一边叨念着,一边将茶杯递向叶修。叶修捞过环在手臂内的却邪,以却邪尾端推弄着瓷壶,将瓷壶推向黄少天,示意他自己动手倒茶。

黄少天挑了挑眉,打算无视叶修对自己的不甚友善。

「纵使如此,你还能在蓝雨待着?」

闻言的黄少天动作顿了顿,纳闷地抬起头,「为什么会待不下去?」

「我有很好的队友、团队,为什么我会待不下去?他们并没有因为我身份特殊而嫌弃我啊?」

叶修瞬间被黄少天这番言论给震住了,他压根儿没料到黄少天会如此回覆他。

蓝雨参谋都不好对付了,连副参谋也这么棘手,叶修喟然叹道。

「话说那啥,一叶之秋?你是嘉世的一叶之秋没错吧?我是夜雨声烦,因为你看起来没有打算跟我说你真名的意愿,所以我也隐姓埋名啦。哎你能不能再把那茶壶推过来一些啊?我勾不到。」

原先不疑有他,然而敏锐如叶修怎可能不察觉到黄少天这话里的矛盾之处?

「方才那记戳心口就算真的很疼,反正你也死不了,不至于疼到让你挪不开身子勾那茶壶吧?」

木桌不大,而叶修的却邪又有长度优势,只是力道稍稍没控制好,推得太轻了,那茶壶停在木桌中间处,黄少天只要微微起身,便能勾着茶壶。

「你身上是不是还有其他伤口?」

黄少天被叶修问得顿时语塞,脑袋正快速旋转着,思考该如何巧妙地避开这问题时,叶修已经起身走到他面前,「伤口呢?」

「哎你干么?我可是你的敌人哪,你还管我身上有什么伤口,反正死不了,伤口在哪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差别?」

黄少天拍开叶修试图解下他外衣的手,缩了缩身子,将外衣拉得紧紧的,把自己包裹成一团。

叶修轻叹了口气,「你知道永生并不存在吗?

应该说,这个世界上,永生也有克星。 」

黄少天抿紧双唇,面色凝重地缓缓松开紧抓着叶修手腕的那只手,「脚,目前在脚上。」

叶修应声,熟练地解开棉绳,褪下黄少天左脚上的皮靴,动作柔得似如流水。

映入眼帘的景象让叶修倒吸了口气。小腿部分上有着无数黑色的细小线条,或汇集、或分岔,蔓延于黄少天的左腿上。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触那黑纹,肉色的皮肤碎屑登时随着他的碰触而剥落,黄少天吃痛地咂嘴。

「嘶你轻点啊会疼!」

黄少天向后挪了挪,脚上的肉色又随着他的动作掉落了一些在木地板上。

「这个世界上唯一能阻止永恒的只有神祇,你是不是向祂们要求了什么?」

看着黄少天这副身躯,叶修义正严词地问道,面色严肃得让黄少天宛如一个面对成人,受到责备的小孩。

他深深吸了口气,紧锁眉心。

「我……只是请祂们让我的时间缩短罢了。」

「你懂那种看着身边人一一离开,自己却仍然觉察不到时光流转、一切瞬息万变的感受吗?」

「人们不是说,生命的宝贵,便在于它的短暂吗?

但永恒让我对这一切无感。 」

黄少天平淡的面容与他震撼的话语产生了强烈的对比,仿佛那些言语早已是自己说过上千万遍的台词般,亘古不变。

话音落下,叶修一时半晌接不上话,只能沉默地摇了摇低垂的头部,留下一句「风雪要变大了,我去山下买些东西储备」,便替黄少天重新套上皮靴,系好鞋带,拿着他的却邪,向门口走去。

「哎等等,我想出去坐坐,一直待在室内也怪不舒服的。」

黄少天作势起身,却被叶修制止了。他一把抱起黄少天,在他尚不及反抗时,抱着他往屋外走,让他的双腿以最舒适的角度垂下,又转身走回室内,拎了件毛皮大衣往他身上丢,「穿着吧,外头挺冷的。」

那毛皮大衣仅仅是以简单的兽皮缝合相接而成,有着无数缝补过的痕迹。与其说那是一件大衣,不如说是一条毛毯。

那上头有着属于叶修的味道。

.

临走前,叶修提着他的却邪,站到望着外头银白世界的黄少天身旁,「告诉你一个秘密,」

这座山上,每个人都会对他人隐姓埋名,

唯独自己的挚爱,知道自己的真名。

/TBC

热度(21)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