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绛雪(中)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架空,OOC

相较于 上一章 而言,真的短很多23333

/03

冰雨的寒光划破蔚蓝的夏空,最后的敌人应声倒下。

剑客的动作止于空中半晌,数分钟后他才缓缓放下举着利刃的手,喘息着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景象。

周围的金黄色向日葵仿佛庆祝他们的胜利般,随风摇曳着,与场上的狼藉形成了强烈对比。

剑客转过身子,嘴角慢慢浮现起一抹笑容。

「赢了,我们赢了!」

剑客身后的人也勾起嘴角,一同与他分享喜悦。

然而,那人却在剑客冲上前准备给他一个拥抱时,坠于褐色的土地上。

当一切归于宁静前,一声「保重」随着夏日的微风,悄无声息地窜进剑客的耳畔。

-

/04

黄少天惊醒时,外头正下着绵绵细雪。道奇蓝的天际中飘落着几点雪白,看得刚醒过来的黄少天有些目不转睛。

「醒了?」叶修的声音自头顶,十分靠近自己的地方传来。

「卧、卧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黄少天吓得赶紧自他身旁挪开。如果自己没有睡到连意识都丢了,他刚才应该是靠在这家伙的肩头上睡着的?

「刚刚啊,看到你那乱七八糟的睡姿,我还刻意在你旁边大笑了会儿呢,想不到你竟然还醒不过来。」叶修说着,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嘲讽意味。

「靠,幼稚不幼稚?」黄少天鄙视。

然而黄少天熟睡时,那因梦见过往而产生的悲痛万分的表情,叶修当然不可能忽视。

人都有着束缚自己的回忆,能否摆脱这枷锁,那得看个人造化了。

一个人做不到,那就让另一个人陪着你一起走出这伤痛。

叶修拉下披在自身的毛毯,随手丢在黄少天身上,转身走进屋内端了两个抹绿色的瓷杯与一个深褐色的茶壶出来,置于他俩中间。

「喏。」

叶修替自己和黄少天倒了些热茶进瓷杯内,端起热腾腾的茶杯啜饮着。

「你活了多久?」

举着茶杯的黄少天听见叶修的疑问,却是小小一颤。他皱起细眉,装作认真思考的模样,望着远方那棵树干泛着与地面霜华相同白的桦树,琥珀色的眼底却流露着深深的感慨。

「七百五十年左右吧。同时,在这块大陆上,一个人转世所需的时间大约是两百五十年。」

「在营队里看到数百多年前,那个曾与我并肩作战,一同捍卫蓝雨天下的人,当下一句『好久不见』旋即脱口而出。」

「当然,他并没有前世的记忆。我们从陌生人,到彼此信赖的队友,到互相倾吐心事的挚友。

再然后,我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死亡。 」

「我和他相遇,和他离别,再和他相遇,至今为止已经约莫三次了。转世后的他,仍然是百年前我认识的那个他。不知该感到欣慰,还是感慨自己对于时间流逝的无知。」

黄少天低下头捏了捏自己的眼角,尔后视线再度回到那棵白桦树上。

「今年是我『重新认识他』的第四次,但我累了。我选择退下前线,给活得太久的自己一个俯仰无愧的理由,向驻守于蓝雨营地附近的山神许愿,让祂了结我的性命。但我不想离开得太难看,所以到这座山上来给自己找一个安身立命之处。」

叶修静静地捧着茶杯,听着黄少天的自白,看着他掩着脸孔,晶莹剔透的水珠自他的指缝间滴落于皑皑白雪中。

-

/05-1

「叶……哎?唔,一叶哥!」

清亮的女声自山坡上传来,让叶修和哭肿了双眼的黄少天不约而同抬起头来。

顶着一头飘逸的褐发,裹着厚实大衣,手持偌大手炮的苏沐橙的身影渐渐自白雪覆盖的坡道后方显现。

「呦,辛苦了,来了吗?」

苏沐橙严肃地点了点头,叶修应声后将身上的毛毯取下,覆于黄少天头上,拾起身旁的却邪,向着屋外走去。

「哎等等你去哪?」黄少天赶紧上前问道。

「办些事,去去就回。」

叶修头也不回地朝着黄少天挥了挥手,跟着苏沐橙走下山,留下黄少天一人抱着双腿,坐在屋檐下的木地板上,看着他俩离去的背影。

直到叶修拉开嘉世军营的帐幕,走向大型会议桌,将却邪置于会议桌上,将「一叶之秋」之名转交给孙翔前,他只字未提黄少天的事。

也许这小伙子真的需要一个人陪着他,叶修思索着。

夜雨声烦他啊,寂寞太久了。

/TBC

手机排版就是麻烦……TT
 总觉得下一章要完结难度实在颇高啊
 下一章从05开始~
 感谢喜欢XD

热度(13)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