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围巾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睡前的胡言乱语
@叶黄深夜60分

叶修第一次收到他人亲手织给自己的围巾,是在兴欣战队成立后的那年冬天。

而且那还是他的劲敌兼好友——蓝雨的王牌,黄少天——赠予的。

那条鹅黄色的围巾耀眼,却不刺眼,如同蓝雨那把闪烁着寒光的利刃,那看了总叫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笑靥。

围巾的制作手法十分粗糙,不得不承认这条围巾并没有尽到它身为「围巾」应尽的责任——御寒。

大小不一的空洞穿梭于鹅黄的布料上,实在不足以抵挡大城市的严冬。

但叶修仍在每年冬天时将它自衣柜深处翻出,围了一整个冬季。

后来,世邀赛结束,叶修退役后几年,黄少天也宣布了退役。在退下前线、将夜雨声烦的帐号正式转交给卢瀚文后,又在蓝雨待了一阵子,看着卢瀚文一点一滴地撑起蓝雨,继续延续他们的剑与诅咒,他才安下心,离开了这个让他奉献了毕生青春的成长地。

在离开蓝雨俱乐部前的那晚,黄少天正收拾着行李。原本被选手群信息轰炸的QQ提醒被他给关了。在睡前稍稍看了眼,发现叶修传了封短信给他:「睡了吗?没睡的话下来蓝雨楼下。」

仔细一瞧,发现那条短信的发送时间竟是将近一小时前,黄少天赶紧套了件运动外套,匆匆奔出宿舍,就见叶修蹲在蓝雨俱乐部对面的街道旁滑着手机,脚边放着个纸袋。

「老、老叶!」黄少天喊道,他原本还担心等了自己接近一小时的时间,叶修早离开了,没想到他竟还在这儿等着自己。

「呦,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

叶修捏了捏自己蹲久了,有些发麻的小腿,站起来原地踏了几步,让腿部的血液流通,拾起纸袋,拿出了内容物。

「还记得这个吗?」

那是黄少天当年亲手织给叶修的围巾。

黄少天稍稍震了一下,他以为叶修特地跑来这儿就是为了把这条围巾还给他。

「呃、记得,但那啥,虽然我手艺真的很不好,嫌弃的话其实还给我我也不会说什么的,真的,但……老叶你干么?」

不等黄少天说完,叶修将那条鹅黄的围巾缠上黄少天的脖子,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孩子气:「让你亲身体会看看你织得有多烂。」

寒风穿过那大大小小的洞穴,直扑黄少天的颈部。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在出声抗议前,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只靠围巾御寒是不够的,你还需要一个人陪着你,渡过今后的每一个寒冬。

黄少天,哥等你十年了。你愿意在今天,给我一个答覆吗? 」

.

后来,他搬去和叶修同居,正式为他俩暧昧多年的情感给了一个明确的交代。

而那条陪着叶修走过后半荣耀路的围巾,至今仍维系着两人坚毅的情愫,伴随着两人跨过每一个冷冽。

.

「我要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张爱玲

热度(29)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