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绛雪(下)

全职高手   叶修×黄少天
叶黄深夜60分 周大题〔厮守〕
架空,OOC严重,请自带避雷针
写完后觉得除了最后那一句,其他根本和厮守沾不上边儿……心有余力不足啊,唉。
@叶黄深夜60分

(上)   (中)

/05

「叶……哎?唔,一叶哥!」

清亮的女声自山坡上传来,让叶修和哭肿了双眼的黄少天不约而同抬起头来。

顶着一头飘逸的褐发,裹着厚实大衣,手持偌大手炮的苏沐橙的身影渐渐自白雪覆盖的坡道后方显现。

「呦,辛苦了,来了吗?」

苏沐橙严肃地点了点头,叶修应声后将身上的毛毯取下,覆于黄少天头上,拾起身旁的却邪,向着屋外走去。

「哎等等你去哪?」黄少天赶紧上前问道。

「办些事,去去就回。」

叶修头也不回地朝着黄少天挥了挥手,跟着苏沐橙走下山,留下黄少天一人抱着双腿,坐在屋檐下的木地板上,看着他俩离去的背影。

直到叶修拉开嘉世军营的帐幕,走向大型会议桌,将却邪置于会议桌上,将「一叶之秋」之名转交给孙翔前,他只字未提黄少天的事。

也许这小伙子真的需要一个人陪着他,叶修思索着。

夜雨声烦他啊,寂寞太久了。

.

拨开嘉世军营的帐幕,踏进小型会议室内,将却邪置于门口附近的小木桌上,冰冷的金属遇上粗糙的木头,发出了沉稳的声响,叶修一声不吭。

原先围绕在一名青年周围的人们纷纷抬起头来,一一对上了站在门口的叶修和苏沐橙的视线。

「一叶之秋,你可终于来了。」

孙翔穿过人群,来到叶修面前,举起木桌上的却邪细细打量着,脸上的笑容愈发得瑟。

「好了,咱废话不多说。一叶之秋,赶紧转让你的名字吧。」

刘皓笑着开口说道,然而那抹笑容后却隐藏着一丝狡诈,看得叫人大为不快。

叶修耸了耸肩,站稳了步伐。在孙翔提着战矛,准备将其刺向自己前,脱口的一句话让军帐内顿时陷入死寂。

「如果你没有能力带着嘉世重返战场,那么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将你们彻底击溃。」

孙翔的动作停滞于半空中,他目瞪口呆地望着叶修,一时半晌说不出话,还是刘皓出声打破了这份尴尬,孙翔才终于回过神。

「哼,你少小看我们,别随随便便局限我们的能力。今后,你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名之人,只能空虚地活着罢了!」

话音方落,叶修轻声笑了笑,「我倒是很看好你们能打破那个设限。」

不等孙翔动作,叶修从他手上抢过了却邪,一击往自己腹部上刺。他向后踉跄了几步,身旁的苏沐橙赶紧搀扶住他的脚步。

艳红刺目的鲜血滴落在军帐内的木质地面上。

叶修抬手抹去沿着嘴角流出的血液,捂着腹部站直了身子,转身阔步离去。

-

/06

「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有被自己的武器捅伤的一天。」

苏沐橙搀着他,一步一步向着山坡地上走去。平日走十几分钟便会抵达的叶修住家,此时竟如登天般遥不可及。

苏沐橙回头望了眼,一路上亮白的雪地沾染着一滴滴自叶修的伤口中渗出的血液,那惊心动魄的景象令女孩儿忍不住别过了头。

「到这儿就好了,沐橙。」

叶修轻轻拍了拍苏沐橙的手,示意她放下自己。他靠在一棵白桦树上休息着,血液的流失令他的意识逐渐陷入模糊,「我想小睡一会儿。」

苏沐橙在他身旁蹲了下来,自大衣口袋中掏出个伞状的小缀饰,塞入叶修手心内,「你会用得上它的。」

叶修投以一个虚弱的微笑,「哥会回来的,保重身体啊。」便缓缓阖上了双眼,于浸上了绯红的雪地中,沉沉睡去。

.

叶修已经将近七天没有回来了。

黄少天抱着膝盖,身上披着叶修丢给他的毛毯,望着那片皑皑白雪,喟然叹气。

虽说若遇着不得不上一趟沙场的情况,七日不归是十分正常的情况,然而自最近一次的蓝雨微草一战后,荣耀大陆近期已再无任何大规模的争斗了,而叶修所属的军队——嘉世——近年下来的情况甚是不妙,理应不该再主动投入战场。暂且自前线退下,重整士气才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黄少天的行动不甚方便,也无处可归,只得待在叶修家,顺道替他看个家也罢。

眼看夜幕逐渐低垂,仍等不着叶修的身影,黄少天揪着毛毯,自木地板上起身,一跛一蹶地进到屋内,关上门窗。

.

深夜里,被寒风吹得咯咯作响的木门板被人给推了开来,那人蹑手蹑脚地踏进屋内,缓缓步向缩在床沿的地板上,以毛毯将自己裹成一圈的黄少天。

来人将自己手中那把伞状武器置于门边,拉过床铺上的被褥,轻轻覆于黄少天身上。而奔波沙场多年的黄少天,睡眠品质相当浅,主要是为应付于深夜偷袭他们蓝雨大本营的敌人,他向来睡得不深。纵使再如何小心翼翼,仍逃不过敏锐的黄少天。

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手自毛毯下伸出,一把用力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琥珀色的瞳孔在黑暗中如狩猎者般,谨慎、机警而带有杀戮之意。

那人停下了动作,见黄少天醒了过来,耸了耸肩,干脆就着这姿势席地而坐,盘腿于黄少天面前坐下。

「你是谁?」警戒心极高的黄少天仍未松开对方的手腕。

「君莫笑,硬要说的话……是以前的一叶之秋吧。」

以前?

黄少天放缓了力道,对方趁机抽回自己的手,揉了揉被他抓得发疼的手腕,朝他菀尔一笑。

「现在的一叶之秋换人当啦。」

君莫笑的态度乍看毫不在乎,然而黄少天却在他赤色的瞳底看见一丝不甘闪过。

「你……消失了七天,就只是为了去改名?」

黄少天疑惑地提问,那口气听来有些责备之意。

「你不懂,改个名也得走一次转世啊,不过比一般的方式轻松多了,这只要七天就搞定了,多有效率。」

黄少天上上下下打量着君莫笑,这人和他认识的一叶之秋相差了将近十万八千里远,光是身上的套装就截然不同了,还有门口那把伞,那是武器吗?原本的却邪呢?

至于面容……怎么看都不完全像一叶之秋。

「你不信?不信就算了,等到哪天你夜雨声烦之名转给了别人,你就懂啦。」

君莫笑摆了摆手,黄少天的脸色却沉了下来。

「不会等到那一天的。」

黄少天的声音平淡得让人不易察觉他内心的起伏。他拾起落于地面的毛毯,重新盖回了自己身上,稍长的浏海盖住了他的脸孔,无法在黑暗中看清他此时的神情。

「……哎,我说,这一年,我能不能陪着你?」

君莫笑低沉的嗓音掩盖过了外头的飒飒风声,穿过漆黑传入黄少天耳畔。黄少天惊得直起身子,瞪大了双眼直勾勾地望进他眼底。

过了半晌,看着君莫笑一脸的认真,黄少天「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那你已经浪费了整整七天啊,兄弟。」

君莫笑也笑了,顶着那抹温暖和煦的笑靥,伸手揉了揉黄少天那头柔软的褐发。

至少在这漫漫人生中的最后一年,多一个人陪着,有何不可?

-

/07

『明年冬季,便是我离去之日。 』

.

叶修自黑暗中缓缓睁开双眼,皎洁的月华穿过窗户,在屋内的木地板上铺上一层银白的地毯。

他悄无声息地起身,默然仰望着窗外头那片黝黑中映着点点繁星的星夜。

他转过身子,以指尖轻轻戳弄着床铺上的人儿,「夜雨。」

那人唔咽了几声,揉着惺忪睡眼面向叶修,「干么啊……再让我睡会儿……」

叶修轻笑着揉了揉他凌乱的褐发,「要不要出去看看夜景?」

.

叶修抱着黄少天走向门口,将他安置于屋檐下的木板上,自己则与他并肩坐着,仰着头,遥望着那片星空。

两人间那流转的空气被沉默所取代。十分默契地,没有任何人出声打破这片刻的闲静。

那片星河,繁星点点如凝涕的眼;如好奇心洋溢的孩童,眨着那双黝亮的瞳眸;如天上那轮月娘,编织著名为银河的布时,替布匹洒上的装饰。

「哎,老笑。」

叶修被这一唤给自美景中拉回了现实,他茫然地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黄少天,却见黄少天有些异常。

黄少天的双脚正化作点点粉末,随风飘散于空中。

「你……」「老笑你先别说话!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然后我真没事,你放心。」

黄少天伸直了手臂举在叶修面前,那双手的手掌心也渐渐冒出了一些触目惊心的裂痕。

「我只想知道……你的名字。

我想在这茫茫人生中的最后一刻,向『真正的你』道声谢,而不是向『君莫笑』道谢。 」

黄少天的语气十分平淡从容。叶修借着月华,注视着他的脸庞,而此时黄少天的嘴角正微微扬起——那抹笑容带给人一种安详平静的感觉。

叶修咽了咽唾沫,一个姓名由深夜的微风捧至黄少天耳畔:「叶修,绿叶的叶,修养的修。」

话音落下,黄少天勾起嘴角的幅度更大了,「嘿嘿,我是黄少天,少年的少,蓝天的天。」

看着他的笑靥,叶修也忍不住弯起了嘴角,然而他的笑容却多了份同情,掺杂在内。

他伸出手,搂过黄少天逐渐消散于风中的身躯,轻声呢喃着:「保重。」

黄少天以他那布满黑色裂痕的双手回拥叶修,「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在这漫长人生中的最后一载遇见你,

谢谢你不辞辛劳地照顾着受了伤的我。在遇见你之后,我才明白自己向山神许的这个愿望有多么的任性;然而我相信如果是你,会了解的。

那么,来世再见了。若我们有缘,就再当一回劲敌兼好友吧。 」

黄少天的身体随着他落下的话语,消逝于天际。那破碎的粉末,在黎明那夜晚的靛蓝与日出的橘红相映之下,犹如星子般璀璨耀眼。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End

然而若你问我黄少天有木有爱过叶修,我可能会回答你「有」;
然而若你问我叶修有木有爱过黄少天,我可能会回答你「没有」。

热度(14)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