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樣提早十分鐘走去火車站,等候駛向洋行的車次。  我手裡提著公事包,身上的大衣裹得緊緊的。秋冬之際的早晨總是如此寒涼。
  我坐在彌漫著蒸汽火車濃濃灰煙的月臺旁的陳舊木板長椅上,望著熙來攘往趕著上車的人們。其中遠處兩人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我好奇地瞧著他們,發現那是兩位男士。
  其中一位正探出車窗外和站在車廂旁的男子交談著,眼底盡是滿滿的不捨與哀愁,另一位斜背對著我,我看不清他面容上的神情,但想必也滿溢著悲傷。
  車窗外的男士伸出手,摘下手上的手套,輕輕撫著面前人的臉頰。對方含在眼眶中的淚水瞬間潰堤,他以白皙頎長的手指撫過他的眼角,替他擦拭淚水。
  那雙手真好看。我忍不住捏緊了自己的衣角,專注地看著這一幕。
  車內的男人又稍稍將身子往外挪一些,俯下身子輕柔地讓自己的唇瓣貼上對方的。
  這吻並不長,僅是蜻蜓點水般短促,卻蘊含著兩人的深情。
  在兩人分離後,火車即將駛動的鳴笛聲響起,那人再度以他纖細的手指撫過車內人的雙頰。車廂中的他胡亂抹過自己的雙眼,朝著月臺上的人影大喊一句,被沉穩而響亮的鳴笛淹沒。
  火車逐漸駛離,只留下一片刺鼻的煤味以及灰黑色的濃煙。我緩緩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大衣,定睛注視著月臺上那人的身影。
  他轉過身子,抬起眸子和我四目交接,我投以一個和善的笑容,他也回以一個淺淺的微笑,便又低下頭走向車站出口。
  在踏上自己即將搭乘的車次前,我突然想起方才那車中人的道別之語。
  那是屬於祖國的語言。
  我翻開公事包,掏出筆記本,拿起鋼筆在空白頁上寫下:
  「也許那是這個年代,不被社會所接受的情意,
  但一句『我愛你』,勝過千言萬語。」

热度(6)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