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瓦冷霜華重

【本帳號暫停更新中】
雒痕,臺灣人。
課業繁忙,更新緩慢,敬請見諒。
.
噗浪 @uran0404 常駐中

【乔一帆生贺——王乔24小时-17:00篇】不如歸去

太久沒寫同人,OOC嚴重,請自行斟酌閱讀……

-

  一切終究會步入歷史。

  喬一帆的職業選手生涯,在他二十三歲那年,由他自己親自畫上了句號。

  不論是資深的前輩,抑或尚顯生澀的後輩;一同打拼至今的隊友,抑或可敬的勁敵,在聽聞他的決定後,免不了一時的驚詫。

  他在記者會上一如往常微笑著,輕描淡寫地說道:因為找到了更高遠的目標。

  喬一帆沒有受過職業傷害。他的能力應用十分優秀,甚至沒有因年齡增長而使戰力逐漸衰退的傾向。在經歷無數次賽場上的磨煉後,他也早成了諸多職業選手公認的好對手。

  即使從一個不起眼的後輩,成為了菜鳥們口中令人尊敬的「前輩」,他從小養成的良好禮儀仍沒有隨著身份上的轉變而消失殆盡,變得囂張跋扈。他耐心指導與培養戰隊新手,不放過任何發掘新人才能的機會。

  「這些新人就像還閃爍著熠熠微光的小火苗,只要給予適當的氧氣,星星之火也足以燎原。葉修前輩曾將我從茫茫人海中拉出,讓我的能力被大眾看見,我想以努力培育優秀新秀的方式,報答他對我的恩情。

  「現在,我想我的任務已經完成,我也差不多該休息了。謝謝各位這些年來對我的支持,我們後會有期。」

-

  飛機平穩降落在平坦的跑道上,早已事先設定的電腦語音中文通知從廣播系統中播映。喬一帆解開束縛了自己十個多小時的安全帶,在飛機停妥後從上方的行李櫃搬下自己不算太龐大的隨身背包。

  乘上機場專用接駁車,喬一帆抓緊欄杆,站在一群擁有亞洲面孔的觀光客和高大的本地人中,從人群縫隙觀賞著車窗外略顯乏味的機場景色。真不愧是全世界擁有最大國土面積的國家,連機場都蓋得這麼雄偉。他暗自感嘆道。

  將近十五分鐘的車程後,喬一帆來到了俗稱「國家大門」的國際機場航廈。看著黃褐色的古板長方形建築,這個國家的「大門」似乎較偏向「復古風」。與其他國家充滿現代感的機場設計一比,簡直像是回到了這個國家的二O年代至九O年代期間——那眾所周知、堪稱本國強盛時期的時代。肅穆嚴謹的社會風氣,深深影響著這塊土地的建築風格。

  而航廈的室內設計,讓喬一帆深深感受到自己彷彿踏上了時光機,彷彿看見了那些身著當年流行服飾的人們,匆匆將護照遞給了面無表情的嚴肅海關,匆匆推開充當海關門的鐵欄杆,回到自己心繫已久的祖國。

  低矮的天花板,昏暗的日光燈,一切手動執行的入境手續,那些歷史畫面彷彿與現代重疊,在喬一帆腦中形成頗富意趣的畫面。

  事後聽當地人聊起,他才知道位於首都的國際機場共有六個航廈,除了他辦理入境手續的航廈F較舊以外,其他五個航廈的設計都較有現代感。至於航廈F遲遲沒有改建的箇中之因,他有些不大記得了。

  喬一帆即將在這片袤廣的土地上,展開全新的生活。

-

  街道兩旁堆積著染上些許灰褐泥濘的白雪。喬一帆縮著身子,拉緊身上的厚實大衣,頂著自灰濛天空中緩緩飄落的雪白,腳步沉重地走回租屋處。

  剛自學校圖書館回來,埋首書堆整整一天的他,眼皮有些沉,彷彿只要一個不注意,立刻就會倒在冰冷的街道上,陷入深沉的夢鄉。

  然而人們總會在某個特別的日子,在熟悉的道路上遇見特別的人。

  喬一帆的腳步逐漸停下。擁有亞洲面孔的他站在道路中央,低著頭匆匆走過他身旁的本地人,對阻礙道路通行順暢的「外國人」絲毫不感興趣,沒有人因為他停下的步伐而對他投以慍怒的眼神,彷彿每個人都揣著各自的心思,實在無暇再對這點小事感到不悅。

  喬一帆瞪大了雙眼,望著此時此刻理應不該出現在眼前的人,一時半會兒不知該作何反應。

  那人站在米黃色公寓門口前,那小小的遮雨棚下,望著緩緩灑下皚皚細雪的暗灰色天空,口中時不時吐出白色的霧氣。在這個緯度偏高的國家,夏季也只有十五度上下,對從小生長於副熱帶地區的喬一帆而言,這裡幾乎不存在夏天,只有夏末秋初時的微涼,以及冷冽刺骨的嚴冬。即使已在此地生活數年,每到冬季,他仍難以習慣這不可言喻的冰寒。

  那人首先發現了呆站在原地,尚無法組織語言的喬一帆。他笑著朝他走了過去,按照慣例寒暄溫暖一番:「好久不見,今年冬天還是一樣冷啊。」

  「前、前輩!你怎麼突然來了?」

  王杰希扯了扯脖頸上的翠綠色圍巾,寒風徐徐鑽進他的頸部,在侵襲頸部脆弱的皮膚前,被厚實的高領毛衣給阻擋了進攻路線。

  「想你了。我有傳訊息給你呀,說今天會來。」

  聞言的喬一帆趕緊掏出手機,動作卻突地一頓。前輩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

  「別忙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裡是你的住處吧?」

  王杰希指了指遮雨棚下那扇簡陋的鐵製大門,喬一帆點了點頭,掏出鑰匙。

  「幸好沒迷路,這裡感覺走一走就會失去方向感啊,每個轉角看起來都一樣。」

  「前輩你去年也說了同樣的話呢。」

  「抱歉,屋子有點小。」

  喬一帆端著兩杯熱紅茶,置於客廳的小茶几上。又轉身回到廚房拿了一個小小的白色瓷壺,裡頭裝的是鮮奶。

  「你去年也這麼說。我今年還是用同樣的話回你吧:『不會,一個人住感覺挺舒適的。』」

  屋內不大,大約五十平方米,但採光良好,讓小小的房間不顯得那麼擁擠。

  喬一帆笑了笑,沒有回應。

  王杰希在正式退役前召開了記者會,表明自己退役的動機。除了因在電競職業圈內已是「年事已高的資深老鳥」,體力早不及那些年輕氣盛的資優選手外,他想繼續完成當年為了榮耀而毅然放棄的學業。

  「雖然以我這個年紀去唸大學,站在一群『年輕人』當中,確實是顯老。但讀書學習這種事,又何曾受過年齡的阻撓?」

  王杰希退役後,再無半點與他有關的任何消息,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也許留在國內,像個普通人一樣成為了學生群體中的一份子;也許去了國外,吸收不一樣的知識。

  王杰希與喬一帆退役後都選擇了繼續升學,這聽來似乎事有蹊蹺,卻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他們的關係非同小可。

  人們總愛根據某些巧合進行不合理的推斷。

  兩人的關係確實非同小可,但他們卻沒有說好退役後要一起去國外留學,甚至連選擇的國家都相同。

  該說這是他們特有的默契麼?

  王杰希去了位於北方、充滿歷史氣息的昔日首都,喬一帆則前往南方,較富現代感的現日首都。在聽聞喬一帆退役後的抉擇時,王杰希特地撥了通對留學生而言,費率偏高的遠洋電話,給予簡單的祝賀後悄悄向他詢問了之後的打算。

  『出國留學吧。』

  『喔?不錯啊,去哪?』

  『Moscow。』還特地落了英文呢這小子,王杰希在想著這麼回應前,腦袋先行停止運轉了。

  『前輩?』電話那頭的人良久沒有應聲,喬一帆擔憂地喚了對方一聲。

  『不……沒事,我只是想說,我現在在Saint Petersburg。』

  『……欸?』

  「一帆。」王杰希輕喚著正小心翼翼地將白色小瓷壺中的鮮奶到入熱紅茶中的喬一帆。喬一帆「嗯?」了聲,頭也沒抬地繼續倒第二杯。

  「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回哪?」

  「回家。」

  喬一帆的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他曾思考過這個問題,但他不知道回去後的未來該怎麼走。

  也許應該說,他的未來已經在這塊土地上定下了。

  「嗯……其實我用課餘時間去出版社打工,好像因為唸的科系是語文方面,他們有問我畢業後願不願意去上班,正職的中文翻譯。」

  聞言的王杰希良久沒有反應。

  攪拌導致小湯匙碰撞茶杯發出的清脆聲響迴盪在不大的室內。

  自從他們開始交往後,兩人的相處模式就一直是如此。沒有太多話題,彷彿一切盡在不言中。這偶爾的沉默不使他們感到尷尬,空氣不曾因寧靜而隨之停止流動。打開話匣子的工作一直都是兩人輪流擔任,沒有人因為無法無時無刻聊天而感到不悅,提出抗議。

  也許這正是他們專屬的氣氛。

  王杰希點了點頭,默不作聲地從隨身背包中抽出一個包裝樸實的長型物品,遞給身旁的喬一帆。

  「你好像很想要這個,所以我就買了。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喬一帆詫異地接過用草綠色包裝紙緊緊包裹的物體,有些敷衍地回應:「呃……國慶日?」他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麼大日子,竟然會莫名其妙突然收到王杰希的贈禮。莫非是什麼交往一百天紀念日之類的東西?但感覺王杰希並不是會特別記著這個的人。

  喬一帆自己也不記得了,從什麼時候開始走在一起的。

  「噗、連你自己生日都忘啦?」王杰希沒忍住,笑到肩膀都在抖動。就算是國慶日這麼偉大的日子,也不會沒事送禮物給另一半吧?

  「啊、對喔,忙到都忘記了……」喬一帆苦笑著望著笑到不能自已的王杰希。王杰希的行事作風雖然特殊,但應該不會做一些會讓人感到無語的事。喬一帆自己很清楚這一點,卻在接下禮物的瞬間,將這事給拋諸腦後了。

  只是因為太訝異了吧,畢竟很少收過前輩的禮物。

  但他敏銳的直覺卻不斷吶喊著,事情絕對沒這麼單純。

  「快拆開吧,有驚喜喔。」總算冷靜下來的王杰希開始催促喬一帆拆禮。喬一帆小心翼翼地撕開包裝紙,在看見內容物後,雙眼頓時一亮。

  那是一支顏色為霧面黑的鋼筆,握桿部分刻上了以俄文書寫的,喬一帆的名字。

  數年前剛來到這裡時,喬一帆在文具店的櫥窗中一眼望見這支鋼筆,便對它情有獨鍾。只可惜那時候一個留學生身無分文,大品牌的鋼筆價格不菲,實在難以在溫飽後,還有閒錢購買其他東西。

  開始打工後,荷包內總算不再支付完房租、水電等等必要支出後,僅剩少許的餐費。

  然而隨著課業日漸繁忙,他也漸漸將這份渴望拋至腦後,專心致力於學業。

  雖然他有點忘了王杰希為什麼會知道自己渴求獲得這支鋼筆良久,但能收到自己夢寐以求的禮物,這份快樂簡直無以言喻。

  「扳開下面看看。」在喬一帆準備道謝前,王杰希指了指鋼筆盒內那塊灰色的軟墊。

  喬一帆愣了愣,抽出固定在軟墊上的鋼筆,小心翼翼地放置在茶几上,依言拆下軟墊,裡頭靜靜躺著的東西令喬一帆嚇得一抖,差點將鋼筆盒摔下。

  「呃、前輩,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下。」

  喬一帆面色凝重地將軟墊固定回原本的位置,在拾起鋼筆收回鋼筆盒內前遲疑了一下,還是默默地放了回去,將盒子蓋上,遞給王杰希。

  「是麼。但我想送你的東西比那枚戒指還要貴重喔,你真的確定你不收?」

  喬一帆皺了皺眉,頓時覺得自己似乎快要喪失語言理解能力了。

  只見王杰希再度將鋼筆盒打開,將軟墊抽出,將那枚小小的戒指取出,突然起身,又突然單膝跪下。

  「一起喝咖啡、喝酒、吃晚餐、看電影怎麼樣?在我們往後的日子裡,一直一直在一起吧。

  「回家吧,回到那片使我們相遇、我們擁抱、我們廝守的土地。」

-

  每每望著無名指上的戒指,喬一帆總會不經意想起,以前王杰希曾經說過關於杜鵑鳥的故事。

  故事的詳細內容他有些不記得了,但其中關於杜鵑鳥的鳴啼聲,他卻是對此銘心刻骨。

  那聲「不如歸去」,總時時刻刻輕聲述說著——

  和愛人一起回家吧,回到那片故土。

-

*「一起喝咖啡……一直一直在一起吧。」一句出自1998年電影《電子情書》

热度(12)

© 鴛鴦瓦冷霜華重 | Powered by LOFTER